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

世上最牛的治疗方法——《0极限》介绍及下载

因果故事2019-04-11 11:26:00


世上最牛的治疗方法——《0极限》介绍及下载




编者言:读《0极限》,令我惊叹——佛学中所讲的“万法唯识”,居然可以被运用到如此极致~!!


两年前,我听说夏威夷有一位治疗家,他治疗了一整个牢房里的犯罪精神病患者,却不必见其中任何一个人。


这位心理学家会先研究囚犯的病历,然后在心中静观自己是如何创造了这位病患的病情。当他改善自己时,病患也同时被改善。


第一次听到这个传闻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个毫无根据的传说。怎么有人能够藉由治疗自己的方式来治疗别人呢?


就算是最好的修行大师又如何能够治疗这类犯罪的精神病患?

这实在毫无道理可言。这不合逻辑,因此我就把这个传闻置之度外。


然而,一年后我再次听见这个传闻。

听说那位治疗家使用一种夏威夷的疗程~ 「ho 'oponopono」。

我从未听过这个疗程,但我无法放下它。

我想如果这个传闻是真的,我必须了解更多。


我一直都认为「完全负责」意味着:我对自己的「所思所行」,皆应负起责任。

超过这个,已经不是我的掌控范围了。


我认为大多数的人都是以这个方式思考「完全负责」。

我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而不是替别人的作为负责。


这位治愈精神病患的夏威夷治疗家会教我一个「完全负责」的新观点。

他是 Ihaleakala Hew Len 医师。

我们第一次的电话访谈大约进行了一个小时。

我请求他完整地告诉我,他治疗行医的故事。


他说他在夏威夷州立医院工作了四年。

医院里收容犯罪精神病患的病房非常危险。

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有心理学家提出辞呈。

工作人员经常打电话请病假或干脆就辞职了。


因为担心被这些病患攻击,人们走过病房时,都会背对着墙。

那实在不是一个适合生活、工作、或探望的地方。


Len医师告诉我,他从未见过病患。

他同意拥有一个办公室,并且检阅他们的病历。

当他阅读那些病历时,他会治疗自己。

当他治疗自己时,病患开始被治愈。


“几个月之后,原本必须戴上镣铐的病患被允许自由走动,” 他告诉我。

“其它必须依赖重度药物的人,则逐渐停止他们的药物。


……而那些从来没有机会被释放的人,开始获得自由。”

我深深感到敬畏。

“不仅如此,” 他继续说: “工作人员开始喜欢来上班。


工作人员的缺勤和流动的情形消失了。

因为病患渐渐被释放,我们的工作人员比所需要的更多,而且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出来工作。

今日,那个牢房已关闭了。”


我最想问的珍贵问题是︰

“你对自己做了什么事,导致这些病患改变?”

“我只是治疗自己创造了他们的那一部分,” 他说。


我不了解。

Len医师解释说,对你的生活「完全负责」意味着:

任何在你生命当中的人、事物,只因为是在你的生命中,就是你的责任。

以字面意义来说,整个世界是你的创造。


哇! 这实在是难以承受。

对于我所说或所做的事负责,是一回事。

对于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所说或所做的事负责,完全是另一回事。


然而,事实是︰

如果你对自己的人生负起完全的责任,那么任何你所见、所听、所品尝、所接触,或以任何方式经验的,都是你的责任,因为它在你的生命中。


这意味着: 那些恐怖份子活动、总统、经济~ 任何你所经历和不喜欢的~ 需要你去治愈。

以某方面来说,他们并不存在,只是来自你内在的投射。


问题不是因为他们,而是因为你。

而为了改变他们,你必须改变自己。

我知道这很难理解,更不用说要去接受它或在生活上实践。



责怪比「完全负责」容易得多,但是当我与Len医师谈话时,我开始了解,对他与「ho ' oponopono」而言,治愈意味着「爱你自己」。

如果你想要改善你的人生,你必须治愈你的生命。



如果你想要治愈任何人~ 即使是一个犯罪精神病患~ 你经由治疗自己而治愈他。



我问Len医师他如何治疗自己。当他看那些病患的病历时,他做些什么?

他解释,“我只是一次又一次地说:

…………………"" 对不起!

…………………………… 请原谅,

……………………………………… 我爱你,

………………………………………………… 谢谢! "。




就这样吗?

就是这样。

原来「爱你自己」是改进自己最好的方法,当你改善你自己时,你也改善了你的世界。




让我告诉你一个简短的例子来说明这多有效︰

有一天,有人寄了一封电子邮件使我心烦意乱。

以前我会用情绪化的方式来处理它,或者试着去规劝发出这封恶意讯息的人。



这次,我决定试试Len医师的方法。

我一直默默地在心里说:『对不起』和『我爱你』,我并不是向特定对象说。

我只是藉由外在的事件唤起爱的灵性,来治疗我内在创造外在环境的那部分。



一个小时内,我收到那个人寄来的电子邮件。

他为他先前的讯息道歉。

记得我并没有采取任何外在的行动来获取那份道歉。



我甚至没有回信给他。

但是,透过说:『我爱你』,我以某种方式治疗了我内在创造他的那部分。



后来我参加Len医师举办的 「ho ' oponopono」研讨会。

他现在已经70岁了,被尊崇为一位慈祥的僧人,而且有时遁隐。




他赞扬我的书: 「吸引力的要素( The Attractor Factor ) 」。

他告诉我,当我改善自己时,我的书将会提升振动力,而且当人们阅读时,他们会感受到。




简而言之,当我改善时,我的读者也会改善。

“那些已经..和流通在外的书呢? ” 我问。

“它们并不在外面,” 他解释说,  

“它们仍然在你之内。” 他不可思议的智慧,再一次令我感到震撼。

总之,并没有外面。




这会需要一整本书才能完整解释这先进技术的深度与内涵。

每当你想要改善你生命中的任何事情,

只有一个地方需要检视︰你的内在。这个就够了。


“ 当你检视时,带着爱去做吧。”





上述文章摘录自《Zero Limits》(零极限),由 Joe Vitale 医师以及 Len 医师编著。

原英文题目: Love and Praise: The World's Most Unusual Therapist ~

感谢 Arthur 指导 感谢 Ashley 翻译 ~






***


夏威夷島上的傳統心靈療法 Ho'oponopono

直譯:《解決問題》


*療法的原理*


◎ 全面而完整的責任。世界上任何人的言語、行為、思想,都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切身責任。

換句話說,全世界是你創造的。


◎ 我們在生命中所遭遇的一切事物,幸與不幸,都不存在。

它們全都只是反映我們個人內在的世界。問題不在它們,而在於你自己。

要改變它們,你必須先改變自已。


◎ 解決任何問題,必須從懂得愛自己開始。

面對任何事物,只要懂得真诚说出:「我很抱歉」,「我愛你」!

一切問題就可解決。






* Ho'oponopono 的六項原理 *


◎ 我們所居住的宇宙,是我們思想的產物。


◎ 如果我們的思想致命(直譯:致癌),我們的實際生活環境也必然致命(直譯:致癌)。


◎ 如果我們的思想完美,我們的生活環境將充滿了愛。


◎ 我百分之百的需要為我現在所創造的這個宇宙負起責任。


◎ 我百分之百的需要負起責任,來改正因致命的(直譯:致癌)思想而創造出的這個致命的現實。


◎ 沒有任何一件人事物是身外之物,所有事物都是以思想型態存在於我的內心。




编者言:《零极限》中所反复强调的“归〇”,和佛学中常强调的修定,空性,亦颇为异曲同工。

六祖慧能曰:“何其自性,本自清净。。。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何其自性,能生万法。”




一些相关文章:





100%负责和圣代冰淇淋的诺言

对慧林(Dr Hew Len)博士的采访


采访时间:1997 年9 月

作者:凯特圣得尔

译者:满心喜悦的水




如果一个人帮助你获得了自由,你会如何感谢他?如果他谦逊的精神和有力的话语改变了你的一生,你会如何回报他?对我来说,慧林博士就是这样一个人。1985 年3 月,我正经历生命中许多重要的转变, 慧林博士像一个灵魂兄弟一样不期而至地带给了我一个小时的及时雨。我是在一个叫做“Self I-Dentity Through Ho’oponopono”的培训讲座上认识他的,当时他正在协助一个夏威夷本土的Kahuna(意思为:秘密的守护者,即夏威夷的萨满-治疗者或修行者等)莫娜女士(英文名,Morrnah)进行这个培训。


对我来说,慧林和莫娜是我生命韵律的一部分。尽管我很爱他们两个,但我并不把他们当作肉体来看待,他们对我的影响就像夜晚非洲的鼓声那样时时敲击我的心扉。最近,我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接受“I”基金会(The Foundation of I)的邀请来采访慧林博士,这个基金会最早是由莫娜创办的。更惊喜的是,慧林博士会从夏威夷过来跟我单独会面。



慧林博士是“I”基金会的现任会长和行政管理。在过去的多年中,慧林与莫娜一起帮助了成千上万的人,包括各类团体会议,例如:联合国、美国教育科学文化机构、国际人类统一会议、世界和平会议、传统印第安医药会议、欧洲和平治疗者团体以及夏威夷洲教师协会。他在协助残疾人和精神病患者领域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作为一个教育者,Ho’oponopono 体系渗透了他生命工作中的点点滴滴。


简单来讲,Ho'oponopono 意味着“修正”或“修改错误”。古代夏威夷人认为,错误是由渲染了过去痛苦记忆的思维中产生的。Ho'oponopono 为释放这些痛苦的思维提供了重塑平衡、消除疾病的方法。


在改进 Ho'oponopono 的过程中,莫娜给体系加入了关于“三个自己(self)”的内容, 成了Self I-Dentity 的核心部分。这三个自己存在于宇宙的每一个分子中,分别称为“孩子/潜意识”,“母亲/意识”和“父亲/超意识”。当这个内在家庭达成和谐时,一个人就融入了神性( Divinity ) 的韵律。在这个平衡中, 生命便开始流动。因此, Ho'oponopono 首先帮助恢复个人的平衡,然后推而广之到万事万物中。


在了解了这三部曲的系统后,加上我所知的强大宽恕方法(Ho'oponopono),慧林和莫娜教给我:治疗我生活和整个宇宙的最好方法就是愿意 100 % 的负责,并从清理自己入手( work on myself)。另外,他们还教给了我“完全照顾自己”(total self-care)的简单智慧。就像采访后慧林博士给的感谢卡中所写的那样:“照顾好你自己。如果你能做到,所有人都会受益。”


有次在我所参加的一个培训里,慧林竟然中途离场了整整一下午,因为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回宾馆好好休息一觉。当然,他的离开是被允许的,因为莫娜会在那里继续教学。但即使这样,他的离场仍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像我这样一个从小就被教育要以他人为重的人来说,慧林的举动让我又惊又喜。他享受了他的下午觉,而我在“自我照料”上学到了难以忘怀的一课。




凯特:Ihaleakala(慧林的名字),我是在 1985 年认识你的,那个时候我刚做了四年的个人治疗咨询师。我还记得你说,“所有的疗法只是一种欺骗性的操纵。”当时我想,“天啊,如果是这样,那我现在要做什么?”我知道你是对的,所以我差点就辞职不干了。当然,我没有,不过你那句话让我彻头彻尾的改变了跟人相处的方式。


慧林:作为一个治疗者(therapist),如果我认为你是病人,我是来治疗你的,那么操纵就发生了。反过来讲,如果我能认识到,你来我这里是给我一次机会检验我自己内在的话,那么就没有操纵。这是有很大区别的。


如果治疗过程显示了你认为是你在拯救、治疗、指导那个病患,那么你所用的信息则是来自你的头脑(intellect ),也就是意识心(conscious mind)。但其实头脑对问题根本一无所知,也不懂得如何下手解决。头脑解决问题的方法简直不值一提。头脑意识不到,当使用 Ho'oponopono 转化清理的时候,问题本身和与其相关的一切都会被解决,涵至最细微的层次以及时间初始。


因此,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问“到底什么是问题?”,如果你问人们这句话,答案都会很含糊。没人澄清过这点。正因为没有人澄清过什么是问题,人们只是随意创造一些方法去解决问题…


凯特:…就像问题已经“存在在那里了” (as if the problem is “out there”.——注:著名美国电视剧集X 档案的经典一句就是:the truth is out there 真理就在那里,就在外面。作者这里用这句话的意思是,好似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就在那里呀,还用解释、指出嘛!)


慧林:是的。举个例子,有天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她的妈妈 92 岁了。她说,我妈妈臀部的这些剧烈疼痛已经持续几周了。当她在这么跟我讲的时候,我则向神性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是我内在的什么创造了这个女人的疼痛?我如何修正我的内在的这个问题呢?当答案到来,我便按指示进行。


大概一周以后,这个女人又打电话来跟我说,“我妈妈现在感觉好多了!”。这并不意味着问题不会重复发生,因为通常看起来是同一个问题,却可能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


凯特: 我有不少重复犯病和慢性疼痛的病人。我一直在使用 Ho'oponopono 和其他清理方法从时间之始来修正这些由我导致的疼痛。


慧林:是的。我们在治疗行业里工作,就是因为我们曾创造了很多疾痛。


凯特:现在正是将功补过的时候!


慧林:人们因为我们制造了他们的问题而付费给我们,这真是有意思的事情。有次我把这句话说给一个在纽约的女士听,她回答说“天啊,如果人们明白这点的话!”可是诚如你所见,没人明白这点。心理治疗师、精神科医生都在认为他们是在帮助治疗前来的病人。如果有像你这样的人来找我,我会跟神性说,“是我内在的什么引起了凯特的疾病,请告诉我如何修正它。”然后我就会按照接收到的信息去处理,直到你的疼痛消失或者信息指示我可以停止了。获得效果并没有切中问题本身重要。这点是关键。


凯特:你并不注重结果,因为那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


慧林:是的。我们只发出请愿。


凯特:我们也不知道何时疼痛或者疾病会好转。


慧林:是的。比如,一个女人被建议服用草药,结果效果不彰。再次的,我们需要问的问题是“是我内在的什么造成这女人碰到草药不管用的经历?”然后我会针对这点下功夫。我会持续静静的清理,让转变的过程自然发生。然而一旦你让头脑介入,这个过程就停止了。下次如果碰到某种治疗似乎没有效果,记住这点:这个疾病也许是由多种痛苦记忆和问题造成的。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只有神性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个月我在 Dallas 做了一场演讲。我跟一个练习灵气(Reiki,一种源于日本的修行方法)的女士交谈。我问她,“当有人带着问题来找你,那个问题在哪里?”。我继续说,“你才是造成那个问题的人,你的顾客来你这付钱给你治疗你自己的问题!”她听到这里十分困惑。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凯特:100%的负责!


慧林:100%地了解自己才是问题的肇因。100%地明白自己有责任去修正这一错误。你能想像如果所有人都 100%地负责会是什么样么?十年前我跟自己打了个赌,如果我能不评判任何人地过下来一天,我将奖励自己一个巨大的圣代冰淇淋,大到吃到腻。可我从来没赢过这个赌。尽管我越来越能觉察到自己的评判思维,但是从没能毫不评判地渡过一天。


因此我是如何跟人传达我们需要 100%对问题负责的呢?如果你想解决一个问题,不管是什么问题,从你自身下手解决!如果问题看起来好似在别人身上,你只需问自己,“是我内在的什么造成这个人不断的找我麻烦?”


人们在你生活中出现只为找你麻烦!(People only show up in your life to bug you! )如果你明白这点,就可以把它应用到所有境况中,并当即释放它们。很简单:“我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抱歉。请原谅我。”


凯特:你不需要把这个说给他们听,甚至不需要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慧林:这就是它的独到之处。你不需要明白始末。就像使用因特网一样,你根本不需要明白!你只需问问神性“我们现在可以下载了么?”,神性就开始下载,然后你就得到了所需的信息。但是因为我们不了解自己的本性,所以我们从来不直接从光中(the Light)汲取。我们总是向外求。


我还记得莫娜曾经说过:“这是一个内在的工作。”如果你想成功,这是一个内在的工作。必需从清理自己入手!


凯特:我知道100%负责是最究竟的方法,但我曾搞不明白它的真意,因为我是那种对事情过分负责的保姆类型。当我听你说,不光是对自己负责,要100%地对每个境况、问题负责时,我想“老天,这太疯狂了!我才不需要别人告诉我如何变得更加有责任感呢!” 但当我深思这句话时,我越来越感受到我表现的过分负责担心跟你说的完全照顾自己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教人如何成为大好人,后者则让人获得心灵自由。


我记得你曾谈过你在夏威夷州立精神罪犯医院工作的经历。你说当你开始在那里就职的时候,那些看守牢房充满了暴力;而4 年后当你离开时,暴力已经不存在了,医院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慧林:基本上,在那里工作时我只是100%的负责并且清理自己。


凯特:你说当你治疗那些犯人的时候,他们甚至不需要跟你在一起。


慧林:没错。我进那个楼就是为了检查效果。如果病人们看起来仍然很抑郁,我会继续对自己进行更多的清理。


凯特:你能否给我们讲讲你是如何用 Ho'oponopono 清理那些所谓没有生命的物体的?


慧林:有次我在一个礼堂准备讲座,我跟台下的椅子们对话。我问,” 还有被我漏掉的么?哪个人还需要我多多照顾一下?“其中一个椅子说,”今天有个财政出现危机的人坐在我身上,现在我感觉快死了。“于是我就针对这个进行了清理,我看到椅子抖擞起来了。然后听到“好拉!我现在可以承接下一个客人了!”


我其实是在教这个房间。我跟这房间和它内的一切事物说,“你们想学如何做Ho'oponopono 么?毕竟,讲课结束我马上就离开了。你们学会这个清理自己不是很棒么?”它们有的回答好,有的回答不,还有的说“我太累了!”然后我问神性,“我如何帮助那部分想学习的事物学习呢?”大多数时候,我得到这样的答案,“把蓝皮书(慧林和莫娜的教学手册)留给它们吧。”于是我会把这书放在房间的桌子或者椅子上。我们人类从没有给予这些不会说话的生命予以足够的重视。


Ho'oponopono 真的很简单。对古代夏威夷人来说,所有的问题都起源于思维。拥有思维并不是问题。那么什么才是问题?问题在于所有的思维都渗透着痛苦的记忆--- 那些关于人、地方、事物的记忆。单独头脑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因为头脑只能管理。管理事情不等于解决问题。你必需释放这点!当你练习 Ho'oponopono 时,神性会中和净化那些痛苦的思维。你并不是净化那些人、地方或者东西。你中和的是关于那些人、地方、事物的能量。所以 Ho'oponopono 的第一步是净化那些能量。


这之后奇妙的事情便发生了。不但能量被中和了,它们还被释放了,一切还原了,纯然无垢。佛教徒把它称之为“空”(the Void)。最后一步则是,你邀请神性进入并用神圣之光充满这个“空”。


练习 Ho'oponopono 时你并不需要知道问题是什么或者错误在哪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注意到你身体、头脑、情绪上感到的任何问题。只要你觉察到了,你的任务就是马上开始进行清理,也就是去说“对不起,请原谅我”。




凯特:因此头脑的真正任务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请求宽恕。


慧林:对!我在地球上的使命是双向的。我的第一工作是去修正,第二个工作则是唤醒那些还在沉睡的人。基本上所有人都在沉睡!我能唤醒他们的唯一方法就是清理我自己。比如这个采访,在我们见面的前几个星期,我一直在对此进行清理。所以当我们见面时,就像两湖水自然融在了一起。潮来潮去。仅此而已。


凯特:多年的采访生涯,这是我唯一没有做准备的采访。每次我询问,我的潜意识小孩都告诉我,来见你就可以了,不需准备。我的头脑则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劝说我要准备好,结果我没有。


慧林:好样的。潜意识小孩是很有意思的。有天我在夏威夷的高速公路上。当我开始驶向常走的高速出口,我听到潜意识小孩说“如果我是你,我就不走那”,我想,“但是我总是走那里呀”。当我离那个出口更近了,大概有50 码左右,我听到,“哈露!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走那里!”第二次机会,“但是我们总是走那路!”


这次我是大声说出口的,结果坐在车里的其他人都听傻了。还有25 码的时候,我听到一个大嗓门“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走那!”我没理会,还是走了那条路。于是,我们在那里坐了2.5 个小时,因为这条路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即没法向前开,也没路后退。最后,我听到潜意识说,“早就告诉你了!”此后它几个星期里都没跟我说过话。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要告诉我如果知道我不会听?


我记得有一次我要上电视讲解 Ho'oponopono。我的孩子们知道后,跟我说,“爸爸,我们听到你要上电视,千万不要穿错袜子!”他们不关心我说什么。他们只关心我是否能穿对袜子。你看孩子是如何明白生活里的重要事情的?



附加:如果你在琢磨为什么慧林博士总戴这顶棒球帽,那简单在这里讲一下。他带这个帽子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太依靠头脑智力(intellectual)。背景的蓝色代表“空”,红色字母“P”代表地球母亲,或者夏威夷语里的创造性力量,Pele.


~结束~




对夏威夷疗法感兴趣的朋友,可参看慧林博士学生写的书籍《Zero Limits》(零极限)、《The Easiest Way》(最简单的方式),录音和书籍下载地址:


《Zero Limits》(零极限)  共173页

http://ggraphicc.com/a/image/LingXian/0Limit.pdf


《The Easiest Way》(最简单的方式)  共56页

http://ggraphicc.com/a/image/LingXian/TheEasiestWay.pdf






同时,如果想对类似体系进行深入了解,可参看奇迹课程相关书籍《告别娑婆》,系统学习真宽恕的秘密。






运用零极限,1天之内让中度精神病患者恢复健康 (转载)


原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ce1d6f0100etrs.html



我在看完《零极限》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跟许多朋友分享。


当时,Sally 虽然表示有兴趣,却一直无法跟《零极限》共振,所以迟迟没有看这本书。


直到她弟弟的出现,让她在最无助的时候,接触了《零极限》,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神迹,真是为Sally及她弟弟感到开心!


以下,是Sally的分享:



我在2007年约9月份的时间接触到了《秘密》这本书,之后就开启了通往灵性成长的道路。


而约莫在去年中旬时,我认识了S这位老师。之中陆续上了他的能量疏通、招财班、催眠…等,就这样一步步的跨出,心灵上更是不断的成长。小时候留下来的伤痛,也逐一的面对、放下、原谅及疗愈。


而成长,是看得见成效的。


S帮助我最多的,是关于家庭的课题。其中又以我与妈妈之间的关系为最。S刚接触到我的时候,知道我与我妈妈的关系很糟。我也告诉S我已经几年都没有与家人(妈妈及2个弟弟)连络了,但只要一上课,提到妈妈时情绪还是会很激动,甚至也不愿意接纳她,更别谈什么原谅了。就这样处理了约一年的时间。现在的我进步很多,虽然还是没有连络但已经可以谈论到她且不带情绪,伤痛还是有,但已经释放掉很多很多了。


如何证实?


6月底我大弟的造访,又让我再一次的检视伤口处理的状态。


(在此要感谢宇宙大秘书的巧妙安排,祂总是会适时的安排状况,看看我是否能通过毕业考)


大弟的造访,让我大吃一惊。因为:


1、由于家庭没有给他爱,所以他学坏。吸食毒品、与人打架闹事…所有能做的坏事他都干了。


2、也由于家庭没有给他爱,他不论做什么都是被否定的,精神状态产生了变化。他因此还自残、也自杀过。


3、他精神不好的状态已经被医生评断到了中级的程度。必须要用药物控制。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4、6年之久。


4、由于做了一些坏事,他在6月底才刚从监狱被释放出来。


以上的这些状况我都是大弟造访的这一天才全盘了解的。他来的时候身上没有一毛钱,精神病的药刚吃完,加上曾经自残,所以脸部有些些的歪曲,可想而知身心的状况都不是太好。


我该拿他怎么辨?


EFT、能量疏通、Sedona Method…手上有好几种药方而我却不知该如何应用。大弟来的第一个晚上与我表哥同住一间房,我表哥被他的行为吓到了,不敢再收留他。第二晚睡我阿婶房间里(睡地板),却也因为他的精神状况有问题而吵的我阿婶三更半夜的只好跟我讨救兵,要我自己想辨法。


好吧。只好请他到我房里,睡我的沙发床。这时,我才真正的看到他的异常行为:不停的抓痒,好像体内有好几个人一样,不断的用不同的声音跟我说话(有国语,台语,还有听不懂的话);喉咙好像有卡东西,会一直发出吐痰声、一直觉得热,想脱衣服…等等。


好吧。我必须承认这些行为还蛮吓人的,但身为姐姐的我,下了一个决定。


我很勇敢的告诉他:「不用怕!我现在有能力了,三姐会保护你的。」


此时我突然想到秋恺大力推崇的《零极限》这本书。书中的起源是一位叫做蓝博士的在3年的时间内,治好了一整间精神病里的所有重症病患。我之前听了是有兴趣,但却不知怎么的没有那么大的动力的去看这本书。好了,现在发现我弟的精神有问题,不然试试看好了。里头有四句真言:「对不起」、「请原谅我」、「谢谢你」、「我爱你」。虽然我还没看过书,但等不及了,先用了再说。


不试则已,一试惊人!


当我用心的在心里默念这几句话时,放置在心底深处的情绪也跟着被启动了。胸口有一股很深刻很深层的感受,准备要被释放。随之而来的是大量溃堤的泪水涌出。我当下很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感受?而顺着这股能量流,我在默念这四句话时,我的感受是:


对不起:弟,三姐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不但没有照顾你,还只想逃避并且遗弃你。假装你的不存在,以为这样伤痛就不会出来。真的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请原谅我:请原谅三姐的自私,你知道那时候家里好乱好乱,我当时能为自己做的,是先保护好自己,将自己照顾好。


谢谢你: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来照顾你。我也很荣幸的要告诉你,三姐现在有能力可以保护你了。更谢谢你做为我与妈妈之间的桥梁,让我们因为你而重新的连结在一起,对我来说是很关键的一大步。


我爱你:是的,我爱你,不论你的美丑,你都是我弟。你是我的天使,三姐会爱你,家人们都很爱你。


就这样,我不断的默念,不断的清理了近一个小时,之后就好累好累的睡去了。


奇迹真的出现了!


之中还有发生一些种种就不再详述(在此要感谢秋恺,他也很有义气的帮忙我一起用心的清理)。重点是在我清理完之后,我弟的精神状况完全恢愎正常了!他现在头脑清楚,能够与我们正常对话(之前是问东答西)、也开始看书、会主动帮忙做家事、还跟着我一起打坐,一起爬山运动…等等。


这个奇迹不是只有一天就结束了。到现在,已经过了约一个星期,他持续的不需吃药、不用打针,精神状况还是十分的正常与良好,我也很开心的持续做清理。(相信吗?在此之前精神不稳定的状况已经持续了4~5年之久。)


我想要表达的是:成长,是看得见成效的。


˙由于我的振频提高了,所以虽然我弟来找我的时候是他频率很低很乱的时候,但我还是维持住自己的频率,没有因此也乱掉。


˙不但把持住自己的振频,还帮助他将自身的频率提升起来。


˙以前的模式是用逃避的方式处理,现在进步到可以正面面对问题,进而找到适合的方式来处理它。


˙由于我是个很正面思考的人,所以弟与我在一起的时候,也多少感受到正向的力量。他的言行举止也因此慢慢的被导正回来。


内在的功夫做足了,外面的世界也会因此而转变。而此次弟的造访真的也让我自己大吃一惊,原来我的能力真的提升,原来我真的有辨法帮助他这么多。而我也知道,成长这条路我一定会继续走下去。期待自己可以协助更多人向上提升。


Love,

Sally





另一些局部摘录转载:


乐乐是除了同修小杨及众多博友之外,对金水病情最为关心的另一个热心博友。就在我此次前往外地期间,乐乐曾经数次给我打电话,鼓励我要坚强,对金水的病要有信心,同时她还告诉了我一个她用下面这个 “古夏威夷疗法”,在一个月之内就将自己严重的莫名疾病完全治愈的故事。为此,我查阅了网上国学之窗的博客,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西方的疗法竟也得到了净空老法师的肯定。于是,在我还没回家之前,就用在了一个疑似抑郁症的小妹身上,她竟然也感觉到身上的症状在短时间内就好了许多,为此,我深感这一忏悔疗法的神奇...


*


朋友给我一手机,她已经用了几年,待机量已只有2,3小时;因我自己手机本来不打算用了已经,给了妈妈.她提出要给我用,结果我去她家拿时,手机非常糟糕,放在充电器上才能用,一拔就不能用...

本来打算重拿一个手机的,后来跟朋友说"也许我能把她用好呢!"因为我挺喜欢这个手机,好象有一股莫名奇妙的信心,也没刻意念四字真言,但还是念了...

过几天手机待机量越来越长,到现在有2,3天待机量.之前还不时老自动关机的,这几天没发现了...






四句真言顺序



问:当我们对自己或对别人念四句真言的时候,顺序应该是:“对不起 , 请原谅 , 我爱你 , 谢谢!”对吗?按我的理解,“对不起和请原谅”该是请求上主原谅我们当初产生分裂的那一念,“我爱你”是和上主完美的融为一体,而“谢谢”则是满怀感恩之情了,请问博主我的理解对吗?


在别的博客里有看到关于四句真言是这样的顺序:“我爱你,对不起,原谅我,谢谢你”,请问,四句真言的顺序影响它的神奇效果吗?



答:谢谢你的问题,这是许多人也在问的,所以正好借机作一个比较完整的答覆。


“对不起 , 请原谅 , 我爱你 , 谢谢!”这个顺序,其实是完美结束任何灵性课程的标准顺序。



对不起



因为终於明白了自己在这挣扎中所扮演的角色。


原本以为错都在别人,但现在终於明白了自己也必须负起一份责任。


有时就算是还不明白自己的错在那里,


是思维、情绪、还是动作,


但持续的念诵 “对不起”,


会松开一个空间,让灵感能够告诉我们,


哪里还不甚圆满,有待改进。


有时我们会说,“可我明明一点儿错都没有,明明全都是他的错,凭什么要我说对不起?”


如果我们没有自己先分裂的话,又哪来的 “我” 和 “他” 呢?


这时我们需要说 “对不起,我没有看到我们一体的神性,也忘了我们的一体。


我忽略了灵性,只看到了物质的形象,执著於物质的外表。对不起。”



请原谅



当我们明白了自己的错,


也明白了自己必须负的一份责任,


我们自然了解必须请求对方的原谅。


这是谦卑心的开始,也是放下我执的第一步。


这是主动伸出友善的双手,也是勇者的风范。



我爱你



爱超越因果,进入恩典与慈悲的世界。


爱放下距离,进入同一体的境界。


爱是认识彼此的真我,爱是彼此的真我。


你与我之间,除了爱,还能是什么?


什么字能够真正站在 “我” 与 “你” 之间?


哪一个思维清晰正常的人,会不要爱,和爱所带来的一切?



谢谢!



谢谢,因为我了解了我们相聚的深层涵义。


谢谢,因为我看到了我们相聚的可贵价值。


在时空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关系,


所有的学习,也离不开关系。


有意义与价值的关系,是真实的。


当一个人看不到一个关系的意义与价值时,


他在这个关系的课程上便尚未结束。


如此,时空会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回到这个关系里,


直到有一天,他能看到这关系的意义与价值,


直到有一天,他能对这份关系说出 “谢谢!”


这就是灵修。



顺序与效果



当你了解四句的真意时,先后顺序并不重要。


当四句真言念到深处,顺序也并不存在。


但如果你有一个偏爱的顺序,那就以它为主。


这偏爱会带给你额外的感受,


多余的祝福。




Copyright © 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