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

《白鹿原》读后

杰克的探索2019-01-20 15:32:17


8月读了《白鹿原》,这是阅读的随笔和总结。前几年《白鹿原》的电视剧热播,我也是早闻陈忠实大名。在一个介绍优秀小说开头的文章里,看到过它的开头:“ 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想要读这本书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想了解陕西本地民俗文化,我对陕西(确切说是关中地带)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却又缺乏了解。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在我假期正式开始的那个下午,我需要一本小说来打发时间,同时也宣告假期正式开始。


我看的93年初版未删减版,下面是我阅读过程中的一些记录与思考:

1.白孝文的转变让我惊讶,也可能是后期被父亲打击太大。看其成长经历,从小就被寄予厚望,家族族长接班人的压力很大。人在心理情绪上受到冲击会寻求安慰,不少人选择了让人上瘾沉溺的东西,比如毒品,酒,赌博,游戏等等。染上毒品就基本没救了,我不太相信白孝文最后能够这么顺畅地戒除毒瘾,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抽鸦片较少,或者作者对瘾君子戒毒过程没深究,只是想树立一个浪子回头的形象。


    2.鹿子霖和田小娥上床感觉有一点突兀,白天田小娥托鹿子霖解救黑娃,擦眼泪时无意间被鹿看了裸露的肚皮,鹿当天晚上就以黑娃去胁迫田小娥。先不说辈分,岁数就差不少。看原著和看影视作品就有这样的割裂感,小说前面部分都是对鹿子霖家产历史,家族名望以及交际圈的描述。我没办法从鹿子霖的举止形态,说话语气以及神色细节去全面了解他。如果有一位演员演出气质效果和他贴合,那么在田小娥刚进门的那一刻我可能就会猜到鹿子霖这个人大概率会把田小娥占有。


    3.秦岭里的土匪头大拇指到是一个明白人,当时鹿兆鹏去山里招安,大拇指明白自己有黑历史是不可能受到政府待见的。就算那时候他加入了红军成为红一代,在混战中侥幸活下来,建国后享清福,文革也是大概率会被搞死的。要么就不要进山落草做土匪,要么就摆清自己的定位,不要妄想轻易洗白。想想梁山的宋公明,招安就已经是缓缓除尽的开始。就算是来招安的官府能做到承诺,但是政策是会变的,皇帝也是会换人的。我认为古代土匪一个相对比较好的出路是以个人身份,隐姓埋名换一处讨正经生活,不要集体招安。


    4.在开头说有“反正(革命)”,外面闹革命赶皇帝,我才知道了大致故事时间。当这个小说时间线是从辛亥革命开始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了接下来建国前必须要有的一些情节。相信你也会有这个感触的,一些在红色电视剧里演过很多遍的类似情节肯定会在本书中以不同的形式出现。这也可以理解,如果没有一些必要的情节,本书要么不会被出版,要么会被禁。但是在保有这类情节的基础上,如何表现白鹿两家族的故事又体现了作者的写作水平。


    5.我看本书的一个出发点就是多了解关中地带的文化,一年前去过关中民俗博物馆,位置就在白鹿原南部,秦岭山脚下。那里的建筑形态上已经很接近白家和鹿家的财东大院了,电视剧和电影里的院子也和博物馆里的建筑差不多。关中民俗博物馆中的建筑是搜集关中平原地带民宅原样迁移的。我在那里恰巧也看过现场的秦腔表演,和电视剧里的形式以及腔调差不多。


    6.优秀的作家写小说水平确实强。就像舔碗那部分,写得很好,而且单独剥离出来也是一个很棒的故事。描述了一个特别节俭的地主,饭后必舔碗,还让家里的长工黑娃舔碗。黑娃就跟地主说:“我们穷苦人家都不舔碗的。”长此以往的结果就是,黑娃看到地主那黄黄的牙齿和嘴唇就感觉恶心,想到家里所有的碗都被他舔过,后来就根本吃不下饭,日渐消瘦。我在高中就看过舔碗的故事,当时不知道出自《白鹿原》。没看原著的情况下,我以为黑娃的年纪在10岁左右。依原著,黑娃当时有20左右了,那一段是黑娃和田小娥事发,他离开举人家的一段经历。


    7.书中描述了当地棒槌会的情况。我认为这一段作者进行过历史考据。棒槌会供奉棒槌神,一种特殊的送子神。一般是婆婆带着不孕的儿媳装作走亲戚出门,去棒槌神面前烧香叩拜,然后给媳妇罩上一个盖脸的纱布。婆媳约好再次碰面的地点,就从神庙附近走开。这时,藏在树干和石头背后的男人就把盖着脸的女人拉过去,引到一个僻静旮旯里,谁也不许问谁一句话,就开始调逗交媾。这些男人多是附近村庄爱占便宜的年轻人。完事以后,媳妇找到婆婆立即回家。有些婆婆不放心,还会再拜一次,再把媳妇推到黑暗里去。第二年得了孩子的婆婆会带着媳妇来谢神。


    由此白鹿原衍生一些以此为题的骂人话:谁昧良心谁就是棒槌会上拾下的。

    看完之后我就明白了,棒槌神专治男性不育的问题。棒槌会就是早期的捐精,只不过那个年代没有冷冻存储精子的技术,只能打真军现取。整个活动对身份的保密措施是盖住脸的一抹面纱,而且棒槌庙附近的男人是没有机会去认亲的。所以说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现代捐精并不是舶来品,也不是新事物,自古就有,只不过随着科技发展升级了。


    没有子嗣不一定是女人的问题,但在古代不孕一般会问责到女性身上。把想到的所有方法都试过之后才会去供奉棒槌神。经过叩拜棒槌神,大部分女子会有喜。这还说明一点,古代对有没有香火继承很在意,有没有血缘关系倒是无关紧要的了,只要世俗社会认可就行。这种思维也类似于购买男婴,购买男婴和自己并无血缘关系,但是在社会认可中,他就是自己的继承人。但是购买男婴有很难避免的问题,一是亲生父母可能日后相认,最后帮人养子还要赔送家产。二是这种秘密大多瞒不住,影响亲子关系。所以古人会去拜棒槌神。


    这一点在后面也有体现,白嘉轩的儿媳肚子一直没动静,有人给他提议拜一下棒槌神。白嘉轩沉思之后还是没有让自己的儿媳去,他对棒槌会还是有一些介意的。但他还是想了一个自己接受的办法,让长工黑三的儿子兔娃和自己儿媳行房传香火。对他来讲,自己的孙子是否还有生物学上自己的基因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自己家族世俗意义上的香火传承人。和去供奉棒槌神相比,唯一的区别只是把不认识的男子换成了兔娃,将不可控因素转变成可控因素。


    古人对于香火的痴迷,在沈从文的小说《萧萧》里也有体现:

    萧萧十二岁时作为童养媳出嫁,她的“丈夫”才刚刚断奶不久。十五岁时,被比她大十多岁的长工花狗引诱失身,并怀了孕,犯下了伤风败俗的“弥天大罪”。按照族规,她将被“发卖”,但由于“一时没有相当的人家来要萧萧”,事情延搁下来。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萧萧生下了一个儿子,于是全家欢喜,萧萧又被留下来,过上了与以前一样平静的日子。

    部分书评对此的评价是古代社会有温情,人性战胜了礼法。我认为此类评价要么是对我国国情不了解,要么是故意宣传渲染。萧萧能被原谅更大因素是她生了一个儿子,虽然不是这户人家的血脉,但是古人对子嗣有着深深的执念。如果萧萧生了女儿,下场估计很惨淡。


    8.饥荒年代吃人的那一段故事我之前看过。就是饥荒年代,有家人娶了媳妇,每天吃不饱肚子。媳妇一天半夜醒来,丈夫不在身边,以为他和公婆在偷吃东西,没想到他们在商量把她杀了吃掉。吓得媳妇直接跑回了娘家,半夜听到磨刀的声音,她爹说嫁出去的女儿被别人吃还不如自己吃了,后来媳妇就疯了。

    此处可以引申阅读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352793


    9.小说中的不少人物是有现实原型的,作者考证众多县志等资料,看书时能体会到部分片段就像历史书。书中对当时风土人情描述也很细致,尤其是对白鹿村的一些习俗描述以及部分村民的办事方式,挺真实。我的感触是北方地区很多民俗和文化习惯都是一致的,最大的不同可能只是饮食习惯。我要提前看费孝通的《乡土中国》,以辅助了解。


    10.整部小说有一些熟悉的地名和场景。比如秦岭山下的一些峪口,书中描述还有人来这边泡温泉。最后鹿兆鹏攻破西安时,说到西门外的飞机场,应该就是大唐西市西边的老飞机场。另外书中很多场景,关中南部的西安话的脏话喜欢说“狗日的”而不是其他国骂,我有不少西安同学也对此句钟爱。


    11.看原著的同时我看过电视剧和电影的相关片段,部分涉及神迹玄学的内容修改了。白孝文和黑娃都有强势洗白的意味,不是说人不能回头学好,只是这种转变文学性太强。最后对朱先生确实拔高太多了,不过看作者最后的附录,确有人物原型。结尾部分说到白鹿书院在文革期间的经历,造反派和保守派的冲突还动用了武器,这个是新知,我一直以为只是冷兵器冲突或者狂热分子的铁拳。


    12.我还有一个疑惑:这里面的感情故事都这么顺利?女性都这么主动的?



    最近一年我开始对很多地方的风俗习惯和传统文化感兴趣,增进我对世界的理解。通过我这篇读后感也可以看出,我更感兴趣书中的历史考据以及情节分析。优秀的作品都是相似的,垃圾的作品却有各自垃圾之处。我是认可“金线论”的,好作品能让你感受到作者的写作实力。



    我前任就是一个陕西女孩,分手大半年之后我想对陕西有更深一点的了解。物是人非,祝她好运~


    如果喜欢,请关注我的公众号 ID:JackExplore。

    长按下方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这里有我的思考和探索,等你来~


    Copyright © 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