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

收视率4窜5,《人民的名义》遭遇全集剧透是否竞争对手搞破坏

传媒头条2019-04-21 10:04:53

文丨湘人李

来源丨 湘人李电视品鉴会(ID:xiangrenligongzuoshi )


2017反腐大剧《人民的名义》自3月28日登陆湖南卫视金鹰独播剧场以来,凭借其环环相扣、跌宕起伏的剧情赢得了老中青各阶层观众的喜爱。如今该剧播出过半,收视口碑一路走高。昨日,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收视再创历史新高,勇夺双网收视冠军。在全国网、CSM城域、索福瑞31城三域收视持续登顶收视第一宝座,其中CSM城域收视率4.26,份额14.15%;索福瑞31城收视率4.55,份额13.39。


也是在4月15日,反腐题材热播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创作研讨会在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隆重举行。诸位业内专家、学者和媒体精英,就当下现象级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展开热烈的讨论,从艺术性、思想性、社会价值等多个角度深入探讨了《人民的名义》热播背后的原因和社会意义。《人民的名义》的成功之处在于摒弃了传统主旋律电视剧中存在的公式化、概念化、模式化等问题,取材于生活,贴近民生,因而最能与百姓的思想形成共鸣,取得非同寻常的艺术效果。


但是,始料未及的就是,随着《人民的名义》收视率破4窜5,网上所谓的“全集剧透”视频联结层出不穷。对于,制作人高亚麟近日接受媒体朋友的网约访谈,对各种问题进行了全面回应。现整理出来,以飨大家。



记者:高老师,最近人民的名义遭到恶意的全集剧透,有人分析是竞争对手所为,您怎么看?


高亚麟:网上有盗版这个事情是我特别深恶痛绝的。我觉得可以通过这个戏普普法。我认为这个盗版就是很明显的小偷犯罪,如果传播和观看就是帮着销赃和分赃。这是一个特别明显的法律问题居然有那么多人不明白。我觉得大家这种看热闹的心态太严重了,这个是我特别不喜欢的。至于有人猜测是不是这个原因那个原因是不是有对手,我觉得也都没有必要,因为我们已经报案,湖南卫视也积极在进行维权。我觉得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我们希望通过我们这个《人民的名义》打击盗版也能取得重大突破,不光是在收视上,不光是在社会效应上达到一个事件性现象级的,我希望在打击盗版的领域我们也能做一个急先锋。


记者:目测收视率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目前剧组这边都做了哪些补救措施?


高亚麟:这个戏的收视已经破4了,非常开心的告诉大家。其实网上的恶意盗版对我们湖南卫视一网上的播出没有任何的影响,我们收拾昨天已经破4了,而且我坚信它会破5。我坚信这一天很快会到来。也希望各媒体记者、各位老师帮助我们一块儿呼吁抵制盗版,观看正版。希望不要去偷盗一些认认真真的手艺工作者真心付出的心血和汗水。看电视也不花钱,不要急于一时。就像看足球一样,知道结果再看有意思吗。


记者:高老师今晚要背《资本论》的么?


高亚麟:这个资本论真不敢瞎背。我当时拍这场戏的时候是现场跟李路导演商量,他非得说觉得我的声音还是很有磁性,是一个专业的话剧人员,他让我多背一点,结果把我吓得。我当时是在现场现查了共产党宣言,十分钟看完直接开演,脑子都快崩出戏来了。


记者:高老师作为制片人,在制作这部戏时觉得最难的是什么?


高亚麟:我觉得作为这个制片人,我觉得最难的是能把这些老师能请来,而且还有协调好他们的时间、档期还有控制好预算,因为当时我们这部剧的预算在当时这种现实主义题材里算超大投资了,风险压力非常大,李路导演估计当时都好几天睡不着觉。


记者:高老师,您当初怎么看上《人民的名义》的,不怕有风险吗?


高亚麟:当初看上《人民的名义》我觉得其实很简单。一个是这个题材非常稀缺,因为已经十几年没有这样的作品出现在荧屏上了。二是一个电视剧其实就是剧本的艺术。周梅森老师是写这种反腐题材政治小说第一人,呕心沥血十年磨一剑,这剧本已经是没得挑了。李路导演又不是一个高产的导演,他是非常低产,做一个是一个的导演。所以这几个元素加起来,我们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


记者:演幕后大Boss,最具挑战的部分是什么??


高亚麟:演幕后大boss,我觉得对我来说其实最大的挑战可能就是如何摆脱过去人们对我固有的印象。因为自从演完《家有儿女》的夏东海以后,好像已经被定型了。所有的人,尤其是年轻人一见我都是叫夏东海,有的是直接说叫爸爸,就是阳光老爸成了我的标签。如何让人忘却这个标签,演这么大一个反派,可能这个对于我来说是个压力。而且要颠覆花了这么长时间打造的一个阳光老爸的形象其实也很担心,怕演好了也麻烦演得不好更麻烦。


记者:高老师有没有负责邀请艺人来出演?有没有一些有趣的故事?


高亚麟:我当时也负责邀请艺人来着,其实第一个邀请的包括签下合同的就是张丰毅老师。因为在这之前我跟丰毅老师是好朋友,而且我们俩一起合作过阎建钢导演的《北京一家人》,所以非常熟悉。当时跟李路导演定下来让丰毅老师出演沙瑞金,第二天我就带着李路导演去找丰毅哥了,而且谈得非常顺利,当场就拍板决定出演沙瑞金一角色。然后接着就把陆毅和柯蓝签下来了,因为陆毅和柯蓝是李路导演一早就定下来的。那剩下的就进展非常顺利了。后来我又请了白志迪老师去出演陈岩石,因为白老师跟我是一个单位的,也非常顺利。


记者:高老师作为制片人怎么来把握这部反腐戏的尺度?


高亚麟:其实把握这部剧的反腐尺度,这个我们当时还没太费劲。因为这个出品方之一也是这个戏的最大的功臣是最高检影视中心的范子文主任。因为他是专家,无论在法律还是在反腐的尺度上他都最有发言权。梅森老师在这方面非常精通,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其实费的心不多。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吧,我们把控也是瞎把控吧,因为太不懂了。


记者:高总原何赏识了这部反腐大剧?您下一步的投资计划是什么?


高亚麟:为什么看上了这个反腐大剧,我觉得刚才也说了,其实很简单,因为我觉得他特别具有当下性和时代记录意义。因为十八大以来我们这届政府最大的一个动作就是反腐,从打老虎到打苍蝇。其实新闻里报道中已经比这要热闹得多,真的是戏里写的永远不如现实更加精彩。我觉得这部剧虽然也叫反腐剧但是它其实已经跨越了反腐剧,它是一个记录当下众生相的现实主义力作,我觉得这个可能更加准确。我觉得事隔多年后我们会再回忆起这段时间身边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


我们下一步的投资计划依然是这种好看的正剧,正能量的主旋律的剧、从话剧到电影、电视剧。我们最初做这家公司的时候就是这样定位的。包括话剧公司,我们定位就是严肃正剧。当然正能量的剧里面可能也会有喜剧。比如说我们接下来准备做一部《老兵新传》,这就是一部喜剧,今天还要制作投资这个曾经很火的一部电视剧的电影和话剧版《潜伏》,我特别喜欢这个小说,龙一老师的小说。我们买了它的电影和话剧的改编权。这种剧一定是我们的主打。因为我一直坚信人间正道是沧桑,而且我觉得现在是要唤起文化自信的时候。大家应该有这个责任和担当,不能老去弄一些不痛不痒的家常里短的事儿,我对那个那种题材的作品一直不是很感兴趣。



记者:高老师第一次演贪官吧?什么感受?过瘾不?


高亚麟:我确实是第一次演贪官,不是很过瘾因为戏太少了。我觉得我最早出道的时候演过《乱世英雄吕不韦》里的嫪毐,其实就是个大反派。后来演了《家有儿女》中的夏东海之后就再没人找我演反派,我其实特别想挑战一个大反派。我多次呼吁但是没人找我演,这次终于有机会了,差点演蔡成功,当时因为时间的问题没有演成。刘新建也演得非常过瘾,就是戏太少了。


记者:高老师当时投资《人民的名义》的时候有预料到如今的火爆吗?您认为反腐剧会不会成为电视剧的下一个风口?


高亚麟:投资这部《人民的名义》的时候,说实话像达到今天这样的火爆现象级的一个文化事件的作品没有想到,但是最初我们做这部剧的时候确实就定下来这个基调,也有这个野心。因为当时我跟李路导演定下来做这个剧,其实就是参照了以前的《大宅门》还有《北平无战事》,它们都非常成功,而且都是戏骨云集。因为我跟李路导演当时都都觉得我们岁数都不年轻了,我们希望做减法,就是做一部剧成功一部剧,把有限的时间精力投入到都每一个作品中,而不是求数量,我们要的是质量。所以这部剧好是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可是火爆成这样这真的要感谢湖南卫视,感谢PPTV聚力。


至于下一个风口会不会是反腐剧。我觉得如果大家理智的话,一些投资人应该不会去跟这个风。因为我觉得跟风没有好处。但是高检接下来也有几部大戏,一个是郑晓龙导演的《反腐风暴》,还有一个赵冬苓老师写的《因法之名》。我觉得这两部剧出自名家之手,应该也会不错,但是我觉得百花齐放才是正常的。恰恰我们做完这部剧接下来可能我们会再做类似这样的正能量主旋律的好看的剧,我觉得这才是王道,而且一定要用心制作。我们因为这个剧最大的收获是坚持了一贯最早做戏的初衷,就是好的本子、好的班子、好的演员就一定会出好片子。


记者:高老师,当制片人和当演员,您觉得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高亚麟:还有问题说当制片人和当演员的不同,我觉得差距太大了,我干了演员干了编剧,我还干了制片人包括出品人。我觉得这里边最幸福最舒服的就是演员,因为干演员除了自己的角色演好以外你不用去操任何别的心,可是当制片人、当导演就要开始把握整个戏的灯服道具以及所有演员的表演。当制片人就更加难,从题材选择、剧本的选择、导演的选择、整个班底的选择,包括整个预算的控制。就像有朋友说到我们这次控制的非常好,就演员的这个整个投入只占总投资的一半,我觉得这是一个合理区间。因为再大制作一定粗糙,没有钱制作了,这个是坚决不对的,我们以后无论做什么戏都会秉持这个原则。


另外就是作为总制片人包括出品人,更加还要考虑到他的商品属性和销售。这个又是另外一个问题,我觉得就完全不是一个行当,他需要的综合能力会更加复杂和强。我越当制片人就越想当演员,因为好轻松啊。


记者:高老师,您刚才也来优酷弹幕做客了,大家都觉得您说话特别有网感,很年轻,您是网瘾少年吗?


高亚麟:不瞒你说我特别爱打手游。因为我特别喜欢上网,特别喜欢关注当下的话题,因为作为一个从业人员啊,不关注大家关注的身边的事情根本没法进行创作,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坚持原创为主的创作人员和公司。另外对我个人来讲,我其实最好的休息就是打游戏,每天睡觉以前我是必玩游戏的,我觉得这对我而言是最好的放松,所以我算是网瘾少年吧。


记者:这部戏这么火,刘星和小雨有没有发来贺电?


高亚麟:这部戏刘星和小雨都没发来贺电,很不“孝顺”!包括杨紫,哈哈!但是颖儿和马可都在给我发贺电,而且那天在微博上给我发了说他们剧组正在拍戏,全组不拍戏的时候都在看《人民的名义》,我说可别让导演看见了得多生气,你们太不敬业了,好好把戏演完。不过我说人家也没自信,因为我在播这个戏的时候正在贵州拍摄《我是检察官》,一部电影,我们组的演职人员没事的时候也都在看《人民的名义》,天天见我不是聊我们拍的《我是检察官》,而在跟我聊《人民的名义》,这说明这个戏真的是太好看了。


记者:高总对这部剧能火爆到这个程度有过这样的期待或者说是预期吗?吴刚老师的V榜都已经排到第二名了,说明这是一部老少皆宜的反腐剧。


高亚麟:吴刚老师已经火到这种程度,这个还真没想到,但是我觉得也是意料之中。因为吴刚老师、白志迪老师真的都是一帮货真价实的老戏骨。真是又回到了我们手艺人的本质,我觉得就是包括一些年轻演员就是把手艺练好,这才是王道,剩下的名和利乃身外之物,可能我们说这话显得老气横秋,但真的是这是唯一的道路。火爆到今天的程度,我还是再说一遍,真的是没有湖南台,没有PTTV聚力大家齐心协力,不可能达到今天。因为湖南卫视一直是以年轻人为主的固定收视人群的平台,在某一方面也带动了网络年轻观众的观看,而PPTV也是更加直接的网络平台,PPTV这次还分销给了好多家网络大家一块儿来播,才能达到这样的一个现象级作品。



记者:很多都是人情牌请出山的吧?


高亚麟:所有的演员人肯定都是人情牌请出来的,因为我们所有的这个演员的资金投入,其实大家都是折上折,没有一个人是按市场价,如果都按市场价的话,我觉得这个戏投资必须得翻一倍以上才能做到,要不然根本不可能达到这样一个规模。有很多都还不是钱能做到的事,因为有些还不是钱的事儿,像侯勇老师、丰毅老师、凯莉老师啊,这个丁海峰啊,许亚军老师我觉得个个都是男一号女一号。你看像赵子琪、胡静、柯蓝,就像好多电视台说的你们这是用了多少男女一号齐集这部戏啊,已经不是钱可以衡量的了,真的是情义无价。


记者:高老师,现在市场更加追捧网络大IP,你为什么会选择做一部正剧?


高亚麟:我觉得现在有些人都在追捧这个网络大IP。我觉得是一帮人没有能力去做原创而且太想走捷径。然后也不排除有些是因为被资本绑架必须要多出数量,然后以数量取胜,我觉得这都是畸形的发展,当然也正常。我觉得这说明整个影视剧市场太火热了,那么多钱涌入,其实这也是好事。因为没有这么多资金进入就不会有这么繁荣的影视文化市场,可是在繁荣的背后这个过程是必须经历的,就是说大家要静下心来还是要回到做剧的基本原则和制作理念。


记者:高老师,听说这部戏投资钱您做好了赔钱的准备,那您坚持做这部戏的动力是什么?


高亚麟:内容是原动力。反映当下的现实主义题材的,有家国情怀的正能量的永远是王道,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无论是什么样的衣服品种都应该是坚持这个原则,有营养的东西。因为艺术品,一个影视作品跟商品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就是它要有社会价值。它的价值取向价值观,其实决定这个戏的核心,我觉得是这个打动更多的人喜欢的。


冒着赔钱的风险,为什么坚持,原动力是什么,我觉得其实就是以我们对这个行业的判断和市场的判断。这么稀缺的这么一个正能量的东西,而且又是这么反映当下的大家都在关注的一个热点事件。反腐是十八大以来最热点的一个事件怎么会没人看,我不信这个。而且剧本又很好,导演也很好,这具备了做一个好剧的所有先决条件,所有我觉得我更多的看重的是人。高级影视中心的范主任、梅森老师、李路导演,还有我们金盾影视中心的学政主任,四君子三剑客,我觉得人对了这个是给了我最大的动力和信心。


记者:没有经验你怎么敢投资那么大,在发行中你是怎么做的?


高亚麟:其实说没有经验也很有经验。因为我是学表演出身,后来又是专业学的导演。我自己也做过制片人。媒体圈的各个行当我几乎干了一个遍,制片、现场、副导演、场记、统筹、外联我几乎全有接触,甚至连服装都做过,我觉得这个是给我最大的信念,包括在这个圈里打拼了二十多年。


一句老话就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我觉得对作品的评估,对一个剧的好坏的评估,我觉得这些经验是很多所谓的业余制片人不具备的。我一直在说其实现在整个文化市场不缺好的剧本,不缺好的投资,不缺好的导演编剧,其实真正缺的是职业的、专业的、好的制作人和操盘手,因为这决定整个一个剧的大方向。我觉得我们最缺的可能是这个,而我自认为我会成为一个特别职业和专业的好的制作人。这是为什么我开始尝试转型做制作人的原因,因为我既懂艺术又懂市场和商业,我觉得这个是几十年的积累下来的,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记者:高老师 有关这部剧题材上的破冰和演技上的褒奖以及反腐的社会意义等得到了很多的认可和肯定;但同时网友也有反应剪辑混乱以及部分生活戏情感戏注水严重的问题,不知您怎么看?会有遗憾吗?


高亚麟:任何一个作品肯定都有遗憾,包括细分啊,包括一些技术上的事儿啊,肯定不完美。影视艺术本来就是一个遗憾的艺术,每次都是做完了才会觉得怎么还有那么多遗憾没有补救。其实这也挺好,这给了我们再做下一部戏有了这个进步的空间,我认为做文艺作品跟做体育有异曲同工,就是那个口号,没有最好更只有更好,我觉得我们也愿意当一个铺路石和这个一个甭管是正面的还是一些遗憾的教材,希望大家为整个影视业的繁荣踩着我们得肩膀冲上去,那才好上加好。


记者:艺人的选择的时候有啥考究吗?


高亚麟:我也看到好多人都在说,好多演员没想到年轻观众都喜欢。我认为年轻观众喜欢,虽然有些意料之外,但是在情理之中,我一直在说这个。因为我们曾经也年轻过,我们也十八岁过。在年轻的时候,只要是成年人了,他都有了明确的好恶之分,三观都已经确立,而且这种题材出现正说明年轻观众有了自己的审美取向和价值取向,我觉得这个是特别开心的事儿。以前都是好多人在猜测、认为年轻人应该怎么样,老是想去迎合,这次《人民的名义》恰恰是扭转这个局面,好的东西应该是引领而不是去迎合。



记者:选择湖南卫视这个平台是出于什么考虑?


高亚麟:不管他是什么年龄段的观众,你只要是真诚的、用心去做一件事情,一定会被大家认可。还是这个没有捷径可言,所有的猜测都是多余的。与其非常功夫去猜不如静下心来老老实实把手艺做好,我一直是这个原则,这次年轻人这么喜欢这部剧还是那个。我觉得恰恰是应该感谢湖南卫视长久以来锁定了年轻观众群体,还有PPTV聚力以及各个网络齐发力的原因造成。而且也说明了一件事儿,无论多么好的吃的,无论是涮羊肉还是湘菜,老吃一种都会腻的。恰恰说明我们从业者应该从这个角度上考虑问题,应该百花齐放各种题材都应该把它做好。


记者:邀请演员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找一两个爆款鲜肉来拉流量?


高亚麟:我们在当时组演员的时候就从来没想过找爆红的小鲜肉来拉这个流量,因为没有意义。有的小鲜肉确实有演技,我老说有些小鲜肉我看不惯其实不是全部的,有的很好。小鲜肉不是只说的年轻演员,我特指的是那些没有演技不是职业演员的那些所谓的年轻明星,靠脸吃饭的。


原标题丨深度长篇:收视率破4窜5《人民的名义》遭遇全集剧透是否竞争对手搞破坏?制作人高亚麟用“已报警维权”予以回应

版权申明:内容来源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除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标明作者及出处,如有侵权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谢谢。


-END-

长按二维码 免费关注传媒头条微信公号

传媒业的参与者、观察者、发现者、报道者

微信号:cmtt6636

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