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

视频|王中磊详解华谊布局,电影、电视剧一个也不能少

影视独舌2019-03-30 10:32:31

 

做有价值的思想分享

来源:四味毒叔

微信号:siweidushu


本期轮值毒叔

卫道骑士·李星文


建议在Wi-Fi环境下观看!


华谊的电影布局与导演息息相关,由成熟导演中心制、系列电影、青年导演实验性创作这三类组成


李星文:卫道不丢人,我是李星文。经过这个贺岁档的,可以说是重新发现、回归经典,然后坚守自己初心的价值之后,接下来华谊兄弟的电影布局大致是个什么情况?

王中磊:华谊整个电影的概念,就是我们还会围绕在创作本体,就是围绕着创作者,比如说导演。我们认为电影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导演的艺术。我们作为电影公司更多的是判断,一个电影公司的电影审美也非常重要,就是当导演给你提供这样的一种判断的时候,他想拍这样的电影。比如说管虎拍了那么多电影,他说当时我想拍《老炮儿》,这个电影的审美和你契不契合?你愿不愿意去做这样的一个电影?包括他现在费这么大的劲去拍《八佰》这样的电影,是不是跟你的这个契合?这个部分就是作为导演创作、创意为核心的这样的一个电影,是华谊电影战略当中最重要的一part。

第二个就是说,我觉得系列电影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尤其是在这个多屏,就是视频媒体,然后再加上手机移动媒体出现之后,其实对于电影观众的分流是非常大的。观众进到电影院的时候,有一种电影是非常成型的,就是他喜欢看视听更加震撼的电影,然后系列电影它有这个黏着度,对一种题材要有黏着度,他喜欢,他一直在延续这样的一个方式的这种电影,就是系列电影,视听震撼的这种的电影也是华谊的第二类型。第三个我觉得就是相对来说比较青年电影的类型,就是比较实验性的,实验性我觉得可以多元化。我个人电影审美不太喜欢的就是,对于情感诉求太个人化



李星文:那就成艺术片了。

王中磊:对,就是这种电影我没有特别的感觉,这是我个人的电影审美。但是对于年轻人的这种,各种的实验,包括田羽生,其实他不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电影导演,他的电影方式其实是非常简单的,就是线性的叙事,但是他用了年轻人的情感,甚至用了他自己的田氏语言。


然后像这个比较学院派的程耳导演,他的非线性叙事,他的一种很学院派的方法,我们也愿意支持,这是第三类,就是我对于年轻导演的,这个基本上是华谊在电影上的这种,三种的坚持。但是我是非常鼓励我们的导演,年轻导演还是有机会可以多拍,尤其是进入到华谊的系统里以后,我觉得可以试错。其实不用特别的,就是说你也跟我一块来计算,计算这事就交给我们来做,甚至就是说我们这个电影取得了很好的商业成绩,我们拿这个来反哺很多我们有可能实验了,但是可能商业成绩上没有那么好的电影。

李星文:以丰补歉。

王中磊:大家一块做,整个行业基本上,比全世界或者好莱坞这块的这个所谓的十部电影,一部大赚,两部小赚,然后七部赔,中国基本上我认为10%的电影可以赚到钱。

李星文:对,九死一生。

王中磊:正好跟好莱坞差那么一点点,但是我觉得我们如果能够在电影审美跟电影的执行能力上,可以做到在九死一生当中的这一生当中,我们占的比例比较大,就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票补会渐渐淡出电影发行流程


李星文:对,我们谈谈关于票补的话题,这个票补说起来其实有点像电视剧业界的买假收视率,有那么一点点像。当然票补是摆在明面的,那个是暗中操作的,但是都属于片方不愿意投入这笔钱,但是又不得不投入,如果你不投入的话,你可能就没有一定的市场占有率,你在起步的时候你就熄火了。那您在这儿可以再给我们阐述一下,您对于票补这件事情全面的看法?

王中磊:票补,现在大家有时候会把票补和假票房,提前买票、锁场混在一起,其实这是三个事物。

李星文:对。

王中磊:这是三个事,但都是新产生的一种,为了在起跑线上占据一定的角度,所做的事情。票补这个事,实际上是互联网企业为了把所有的线下购票习惯转化成线上,采用的一个极端手段。

李星文:营销手段。

王中磊:实际上它是改变消费者,最好通过互联网进行购票。

李星文: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王中磊:他是用了几年的时间达成,而且最开始票补不是发行方来执行的,是由他们主动跟发行方说,我们来票补,咱们一块做这个事,基本上票补的钱都是由互联网企业出的,他们今天这个谁?

李星文:李捷。

王中磊:淘票票的李捷自己说了一个比例,比如二十亿,他们投八亿,片方投十二亿。



李星文:倒挂了。

王中磊:其实是倒挂了,是片方被绑架了,电影院甚至直接问发行方,你们电影票补力度多大?我们好判定到底给你多少排场。这个其实是走向了一个不太好的方向,就是说没有钱的公司,就做不了电影发行,别说起跑线了,你都上不了跑道。

但我觉得票补,在这几年当中也起到了两个积极作用,第一就是让消费习惯进行转换,起到特别大的作用,通过网络购票,使得购票的选择成本降低了,因为以前都是到电影院以后,通过电影宣传和电影院的水牌来决定,买不买这个电影票,甚至到了都不买,因为时间没凑上。但是现在这个行为会变得特别得快,透过这个互联网可以看到很多电影的营销手段,我觉得这个是使购票的成功率加大。第二个就是因为互联网造成了很多三、四线城市,或者很多年轻的电影观众,开始重新回到电影院,起到一个很大的作用。


李星文:他们最喜欢玩手机。

王中磊:这个很方便来进行这个事,然后票补又使得消费变成一个促销的行为,迅速地选择开始看电影。票补我觉得它会逐渐地淡出发行,但是在一些重要的竞争非常激烈的档期,它还会存在,因为要获取一定的排片优势,但是确实比较恶劣的,其实是假票房,或者是买票房,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

李星文:人家是资本市场的运作嘛。

王中磊:为了得到资本的青睐,你看我们片子又卖了几个亿,这里边自己是拿一个亿买的,这个事不告诉你,或者怎么样,但是现在新闻的透明度我看非常快,哪个电影买好像都会很快曝出来。

李星文:两年前施建祥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当场就被踢爆了,踢爆了以后好像后头就没人,至少没有人大量地去效仿了,可能还有。

王中磊:还有,我觉得现在还存在,但是确实没有那么多了。而且这个东西你买,你能买到什么程度,像一些比较正常的企业已经很难再去这么做,因为它还是要延续整个企业的运作,我觉得这些都是会变成一个。

李星文:人人喊打的一个事。

王中磊:人人喊打,当然你做了自己都觉得挺亏心的这么一事,见了面人说你票房不错,背后说你知道他都买了多少票房。

李星文:都能看出来,现在是个人就有那个票房软件。

王中磊:对。

李星文:然后一看你这个很古怪的,每天有一些奇怪的表现,对吧?

王中磊:白天场,买的座位都是一圈,是吧?

李星文:每天数字都是恒定的。

王中磊:每天一圈,从早上开始你就这么多,到晚上还这么多。

李星文:对。

王中磊:这些其实大家都可以看出来。那么必须在电影院放映的就叫电影吗?互联网是不是通过大屏放映的也是电影?并不是说那个电影的拍摄手法,就说放映空间,即使五万块银幕,五十二周,七百部电影,排场的比例,你可以得到的有效放映,这些资源的匹配,一个电影院十个厅,一个厅一天排八场,你八十场怎么分配?可是进入到互联网,它实际上是一个开放式的时间,而且你可以选择不同的时间来观看电影,我觉得大家讨论这个,可能是未来两三年,互联网对于电影的改变,比较实际的一个话题,比票补这些话题可能更实际。



十年后重新回归电视剧阵地,依然采取制片人工作室制


李星文: 好,电影咱们谈了好多话题,也聊聊电视剧的事。华谊兄弟在2017年底的时候,开了一个发布会,除了发布电影项目之外,也发布了电视剧、网大、网剧的一些项目。也就说准备在十年之后吧算是,因为十年之前华谊兄弟也是一个电视剧的重镇,后来这个基本上是放弃了,出品的电视剧很少,那现在我看发布的数量又很多,差不多有三十部左右。为什么要回来?回来有什么新的打算?

王中磊:电视剧其实我们中间这段时间停了,一个非常大的原因就是,市场乱象的这个变化,还有作为上市公司的这个法律跟财务的严谨性,确实造成我们这个时间没办法拍电视剧,但是现在我重新回到这时候,发现电视剧的市场依然非常混乱。

李星文:它的所谓爆款的利润可能一点也不比电影低。

王中磊:对,这是一个好事,但是收视率这个毒瘤,我觉得还是存在,它跟造假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我觉得。

李星文:就是造假。

王中磊:它会造成什么呢?就是说你不用特别认真地拍,你把这条路搞清楚了,也能做成,这个又对内容本体造成非常大的伤害,还有一个就是快速出现的各种政策也在对电视创作带来影响,因为电视创作的单位时间有时候比电影还长。



李星文:投入的资金量可能还大。

王中磊:资金量比电影现在还大,但是它拐弯的这个速度特别快。

李星文:大体量拐弯。

王中磊:一直是这种拐弯,大体量的电视剧风险还是挺大。但是我发现电视有一个好处就是宽容度非常大,已经不是单一的电视媒体,互联网媒体已经开始大量地需要内容,这也是我回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回来的时候给他们提出了非常多的新想法,就说我们不是只拍传统电视剧,我们可以换一些思路,不管是电视剧的长度也好,推出的方式也好,讲故事的方式也好。他们其实都愿意跟我们去讨论这样的事情,就是不太局限于原来那种创作的固定模式。

李星文:所以这回回来是以网生内容为主。

王中磊:我们网生是一个很大的内容,包括我们推出来的那些产品,其实还挺有挑战性的。

李星文:《古董局中局》。

王中磊:《古董局中局》还比较传统,比较电视制式的,这个相对来说在四十集左右的这样一个创意,单集的时间,当然我们也准备拍一些东西,爱奇艺已经跟我们快达成共识,就是我们可能拍一个剧,第一季只推出八集,但是我们一集可能是一小时十分钟。

李星文:那这又是美剧的制式。

王中磊:有一集是五十分钟,但是不会太低,因为我们是尝试品,这个为什么呢?这是让创作者有更好的一个空间,因为他不是按照电视台固定只能四十二分钟,到四十二分钟的时候,必须得有一个节点,而是我在创意的时候,我创作了三个节点,到这个时候我正好觉得停到一个高潮上,大家想看下一集的时候,给他一个更好的空间,美剧加一点英剧的那个方式。

李星文:迷你剧的那个方式。

王中磊:它有很电影的创作形式,我觉得这个特别吸引我,就是再进入到这个创作里面来。




李星文:确实,还不说您新开发的产品,就是已有的这些网剧,它也跟电影有很多相似和接近的地方,但是很可能接下来,网剧和电视剧同一尺度这件事情可能真的就做成了。还有就是原先华谊兄弟做电视剧的时候,可以说是在组织架构或者生产模式上,也是代表了一种流派,就是工作室制。而且对工作室好像还挺放手,基本上把钱拨过去以后就不管了,然后工作室自己去抓项目、写剧本、生产、甚至发行,然后它一条龙就完成了。那现在再回来的时候不是这种方式了?

王中磊:其实华谊的电影最开始是导演工作室制,电视剧是制片人工作室制,这样的一个方式来进行的架构管理。现在回来以后依然还是制片人的工作室制,但是管理的方法稍微做了些改变,原来太过于放手,没有对于项目的一个基本评估跟判断。

李星文:那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做电视剧那个年代,是自己出资做好了以后找电视台去卖,差不多是卖成品,偶尔也会卖一下“楼花”,现在好像这个尤其网剧,你要是网生内容的话,基本上是定制方式为主,互联网它就把这个钱出了,你成了一个来料加工,我不知道华谊是跟他们采取的这种模式吗?

王中磊:两种,有定制也有合作拍摄,还有销售片,这三种形式现在都存在。

李星文:也算是刚刚开始。

王中磊:刚刚开始,我虽然宣布了三十部片单,但并不表示我一年就拍三十部,这是我的一个积累,我可以慢慢做起来,而且我认为电视未来的收益也会成为收入的一个重要补充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创办的影视行业垂直媒体。我们的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原创,咬定采访,革新文体,民间立场。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Copyright © 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