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

我在东莞做过酒店服务员,现在是北电研究生

样生北电考研2019-03-30 08:16:09

十九年,退学,东莞,中传,北电……这是一段经历,不是故事,更不是梦。


2017年4月5日下午三点二十二分,北京电影学院正式发布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忐忑的我又迟疑又满怀期待地翻着长长的名单,好在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此刻总算为一桩长达十九年的公案划上了略感满意的句号。


1

十九年前,也是一个草长明媚的春日,高我两届的邻居初中毕业考上了湖南省电影学校(湖南省艺校北校区的前身),没过几天,他竟告诉我不去念了,要准备考北京电影学院……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学校,那年,我才初一,13岁。


2

等到两年后我也考上了湖南省艺校,正是《还珠格格》横空出世之时。

因为赵薇,北京电影学院一下由门庭冷落变得趋之若鹜。

我壮着胆子给电影学院写了一封信,表达了求学的强烈渴望。

彼时的电影学院老师们还特别nice,给我的回信里附了一份2000年本科招生简章。

可我当时连什么是本科都不知道,一打听,原来要高中毕业才能上本科,于是立马改变计划——放弃艺校考高中,上北京电影学院。

时至今日,我仍无法忘记,北京电影学院的专用信封躺在收发信件的窗台上……青春的记忆被定格,一颗梦想的种子被埋在我的心田。


3

高一那年,特别注重班级建设的年轻班主任万老师,在一次“15年后再相会”的主题班会上,让我们把自己十五年后的样子写在纸条上,放在一个玻璃瓶里。

从小我就是语文单科尖子生,写作水平毋庸置疑。我义无反顾写上“编剧”,尽管那时对编剧知之甚少。


4

转眼到了非典肆虐的2003年,北影的招生简章和报考指南伴随我度过了整个高中时光。

可事与愿违,03年北影文学系不招生,我转而去报考了北京广播学院的戏文系,虽然最后卡在了文化课,但我似乎也不觉得失望,大不了明年去考北京电影学院,相信我的高中同学应该记得我桌子上那一张醒目的横幅,写着“北京电影学院”。

那一年天灾人祸,我家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困境。
为了攒去北京考试的路费,我去班尼路打工。
第一个月工资发了303元,我只留下三块钱,其余全交给外婆帮我存着。


5

04年初,我终于来了北京。

出了西客站,21路公交载着我驶向矗立在心中多年的圣殿。

北京真大,我真渺小;北京真冷,可我心里暖暖的……

报名,缴费……当我坐在北影的标放看考试影片《那山那人那狗》,觉得一切是那么不真实。
考试时,认识两个朋友,一个叫杨松的山东男孩和一个叫张佳的山西女孩。

那几天,我们几个形影不离,听闻徐静蕾来了学校,张佳拉着我一路狂奔,可惜最后也没见着,哈哈哈哈。

之前无数次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把影评写成观后感,此乃大忌。

也许因为内心过于激动,最后还是失了手,落败而归,而他俩都顺利进入复试。

临走前,张佳帮我在北影大门口留下记录,毕竟咱也算来了一遭。

值得一提的是,张姑娘后来去了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之前在湖南卫视热播的《因为爱情多美好》、《因为爱情有幸福》、《因为爱情有奇迹》、《我家有喜》等剧都出自她之手,早已是业内才貌双全的大手笔。


6

回到湖南,顿失人生方向,于是经常往长沙跑,去高中同学就读的大学玩。

必须要承认,那会的我内心憋着一口气,为何我不能上大学?

但其它学校我也实在不愿意去念。

我妈一句“反正你脚爱走,嘴巴爱说,去做导游吧”把我推向了导游行业,在旅游业一呆就是四年。

尽管旅行社领导和计调大姐对我评价极高,说我天生适合干这个。

但在我看来,这终究不是我想要的人生。

来到东莞后,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做客房服务员,每天铺床、洗马桶……干着世俗眼中最脏最累的活儿。

每天下班后,我不是在宿舍看书听歌,就是在新华书店看书。

灯红酒绿的东莞,总是被人蒙上一层神秘色彩,而我身处其中,是个明显的异类。

肖领班一句“谭路,我觉得你入错行了”给了我重新思考以后出路的触动。

是啊,未能上大学,始终是一种缺憾。

很多朋友知道我曲折丰富的经历,却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我心里追求一种圆满的渴望。

经过一年焚膏继晷的复读,08年我如愿考上了本科。

不知不觉间,我似乎忘了跟北影的交集,这辈子应该都不敢再想了吧。


7

2013年,我再次来到北京,有幸成为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最后一届二学位班的成员。


8

连续五次报考中传研究生失败后,好朋友一把将我推向了北影:“这是你最初的梦想,说不定这才是最适合你的去处。”

北影的编剧每年才招一两个人,我哪里敢想?

他怎么就那么断定我能考上呢?

现在想来,真是一着险棋。

说段插曲

2015年,我调剂到首师大的影视文学,一个学期下来,处处不满意,天天是煎熬。

连我们老师自己都说这个专业在首都是不被其他高校认可的。

我实在不想浪费时间去混个文凭,于是果断选择退学。


9

因为忙于工作,实在无暇看书,在完全没准备的前提下,我走进了北影的考场。

初试那两天,我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勉强,要是感觉不好,不想写了,随时走人。

可情况比我想象好很多,一门比一门状态好,专业一完全是按照题目用自己的语言去阐述,靠着之前几年新闻学专业课的考试功底,十几页的卷子竟也被我攻下来了。

考完最后一门剧作,我内心隐约感觉到:似乎有戏了。

关于初试,我想跟大家分享一点经验:很多人复习时都带有机械性记忆,这样效果并不佳。

举个例子,去年名词解释有个“扁平人物”,很多人说书里没有。

作为没有任何参考书的裸考君,我当然不确定书里是否有,但我想:没有扁平人物,但我们都知道“典型人物”啊,反着答呗。

另外,面对简答题和论述题,也是有技巧的。

例如去年的简答题“艺术鉴赏特征”,不要一上来拿起笔就奔着去写具体有哪些特征?

首先,你得花一小段文字解释一下什么是“艺术鉴赏”?

然后再列举有哪些特征,最后还得加一小段类似总结的文字,这样才完整。

同理,面对论述题也是这般,当然,论述题还得加上一些具体案例。

很多同学考完后感觉良好,对照参考书,发现几个要点都答到了,最后分数却不如预期,原因就在于此。

再说专业二。

这门课其实最不好复习,首先题型不固定,今年可能是写大纲,明年则有可能写人物小传,但万变不离其宗,主要还是看你有没有编剧思维和做电视剧的质素。

还有,难有客观的评判标准,老师可以给你120+,也可以给你50-。

想考编剧的同学,我建议平时多训练你的形象思维和文字思维之间的转换。

具体结合我自身来说,我从小到大无比喜欢看电视剧,但剧情画面在我看来,其实是以剧本格式呈现的,形象思维转化为文字思维,这是输入。

到了写剧本时,当然我们都得先有个故事,但这个故事最后又得是通过一幕幕的剧本格式呈现,否则就是作文了,此时文字思维就得转化为形象思维,这是输出。

至于编故事的能力,我坚信还是跟不同人的阅读量和生活经历密切相关。

回顾我的初试,虽是裸考,但偶然中包含必然:英语是我强项,剧作也拿了高分,裸考又怎样?

有句话说得好:关键得有裸考的实力和运气。

分数一出来:352,政治52,英语80,专业一95,专业二125。

扪心自问,我的初试并无多少投机取巧,没背的政治和专业一分数都不高,可见还是有天理的。

绝对不是提倡大家也去裸考,毕竟每个人的条件不一样,还是那句话,希望大家多关注偶然背后的必然因素,这才是核心。


10

得知进入复试,有过一阵欣喜若狂。

大家都以为笔试左右不过还是考剧作,但我不以为然,毕竟是研究生考试,来点理论类的也份属应当。

果不其然,上午的笔试让我们分析我国当代电视剧发展现状及趋势。这无疑是我强项:有积累也有想法。

短短一个半小时,我甚至来不及展开来讲,时间就到了。

我第一个交卷,一出门猛然想起竟然忘了提技术层面的内容,比如4K高清等,不禁懊恼不已。

下午的面试……至今是我不太敢回想的极囧经历。

因为有过复试的经验,我特地准备了四份简历,心想怎么着也够了吧,好家伙,一推开门,七个老师坐在那……

我赶紧赔笑:“老师们下午好,不好意思,没想到有这么多老师,我只准备了四份简历……”

我导师坐在中间,全过程用迷之微笑对我们,也不多问。

倒是另一位老师眼镜毒辣,怕什么他问什么。

我的心里顿时慌了,想想我对TVB何等熟悉?

可老师让我举例看过哪些TVB的剧,我竟然卡壳了,头脑一片空白!

磕磕巴巴举了七八个,老师打断了我,说:现在给你三个写剧本的机会,就是写完让你觉得了无遗憾,都可以去死的那种,你会写哪三个?

显然,这个问题不在我的准备范围,只好强装淡定,说:一种是反映家族荣辱兴衰历程,类似《大宅门》;

一种反映女性成长史的,类似《一个女人的史诗》;

再就是反映创业艰难苦乐,青春气息的,类似《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等。

老师斩钉截铁说:好,再就是,我看了你的作品,确实也写了一些东西,那你为什么不报文学系,反而来报你们程老师的研究生?

短短那几秒间,请相信我真有一种想运用洪荒之力的冲动……

这种棘手的比较类问题,向来是考生最怕碰到的,你叫我如何回答?

好在我反应快,面带微笑淡定地接了他的话茬:“老师的这个问题我在报名时也有想过,首先,我是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受过比较系统的传媒教育,咱们这是视听传媒学院,可以保证我所学马上能所用。

第二,程老师是摄影专业的大咖,而我自己在写作方面虽然有自信,但在影像操作方面是短板,既然来学习,肯定希望跟着专业名师学习自己不擅长的,所以我选择报考程老师的研究生。”

就这样,带着满身被虐的伤痕,我结束了复试。

经过一周的焦心等待,终于等到了理想的结果。


11

考上了,当然是一种成功,但我更为高兴的是收获了友谊。

我们专业有三个进了复试,之前我们就认识了。

复试之前,我们积极交流分享,互相提醒,没有人藏私,可以说我们丝毫不存在竞争者尔虞我诈的弹药味。

最后录谁,我们身不由己,但有一点,考上了我们是同学;考不上我们也是朋友,实在没必要搞得那么复杂。

诚然,以我的高龄和目前尚算理想稳定的工作(在一家党媒做记者),实在没必要再去读一个研究生。

事实上,上了个北影的研究生又怎么样呢?

并不能改变我的命运。

我不怎么爱说“梦想”,未免矫情,但人只有这一辈子,为什么不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不想老了以后,拿把椅子坐在太阳下回想时后悔,这是其一。

自我去年四月正式从学校退学后,我妈也一直耿耿于怀,替我可惜。

我当时就说了:“要上个研究生还不简单,分分钟的事。关键是看什么学校,值不值得。”

又是一个四月,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验证在我妈面前的大言不惭,这是其二。

也真的很感谢我妈一直的支持——冒着倾盆大雨,不顾浑身湿透,帮我跑教育局、人才市场去弄档案政审事宜,使我能赶在规定期限交上政审表。


来自地道的工人家庭,家里也没有任何所谓的“关系”,真的就是靠一个人跌跌撞撞,走南闯北,最终还是来到了北影。

身边的同龄人纷纷已成家立业,而我还在拼命折腾,往死里作。

曾经错过很多可以拥有这些世俗成功的机会,但我不后悔,我谭路注定不会走寻常路,我的人生我做主。

千言万语,总归要汇成一句:终于可以自豪地介绍自己,我是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



 【征集】公众号持续征集胖友们分享的考研经历,不要害臊,尽情后台留言联系我们奥!(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

Copyright © 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