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

如懿传第51-54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介绍2019-04-19 08:21:47




如懿传第51集剧情介绍

卫嬿婉进忠陷害凌云彻 玫嫔被救后自寻死路

江宁行宫里,嘉贵妃侍寝前沐浴好准备穿衣服时,丽心发现她贴身的肚兜不见了。另一边的江于彬赶着回京给五阿哥舒妃治病途经山东境内时,突然腹泻不止。

三宝深夜禀告如懿出了大事,嘉贵妃的贴身肚子兜不见了,李玉后来在凌云彻的换洗衣物里发现了,嘉贵妃现在正缠着让皇上处死凌云彻,李玉递来消息,凌云彻已经受刑了,如懿听后立即赶去。

如懿赶到时凌云彻正在房外受刑,如懿进去向嘉贵妃求证那肚兜确实是她的,皇上气愤至极,如懿却觉得事有蹊跷,她回禀皇上,这件事虽然严丝合缝人脏并获,但按常理这种不能见人的东西应该贴身藏着,可现在却放在庑房那种人多手杂的地方像是故意等着被人翻出来一样,如懿称凌云彻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这事如果是有人设计陷害皇上一怒之下杀了他,身边便少了一个忠心得力的人,而且嘉贵妃的冤屈也会受得不明不白,嘉贵妃气愤如懿竟为凌去彻这种游荡的无耻之徒求情,如懿解释皇上是第一次南巡,如果因为她的事打死了一个侍卫,这事传到民间可能就成了一桩艳闻轶事,会毁了皇上清誉。这时卫嬿婉也赶到赞同如懿所言,建议皇上把凌云彻打发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就好,如懿附和这是一个折衷的办法。嘉贵妃哭诉她受了奇耻大辱皇后却不为她做主,如懿斥责她不要再任性妄为,皇上下令打发凌云彻到木兰围场做打扫苦役,不允许再回京。如懿称嘉贵妃当夜不宜再侍寝会带她回去,皇上让卫嬿婉留下。如懿出去后交待李玉等凌云彻养好伤后再安排他去围场。

容佩猜测这事会不会是嘉贵妃自己设的陷井,如懿称凌云彻与嘉贵妃无怨无仇,而且她犯不上毁了自己的名声,容佩好奇卫嬿婉竟对凌云彻那么好,跑来为她求情。如懿嘱咐容佩明天给凌云彻送些药。

次日,春婵问起卫嬿婉怎么说好的事到临头她又舍不得了,她担心凌云彻没死,进忠白费了心思不会善罢干休。卫嬿婉称她不怕进忠这个阉货,话音未落,进忠已进了门。他警告卫嬿婉,以后侍候皇上时别让皇上瞧出来她人在身边,心却在凌云彻身边,卫嬿婉声称她就是不想让凌云彻死,进忠质问卫嬿婉让他除掉凌云彻,他下手了,嬿婉却又去求情是什么意思。卫嬿婉称她是想除了凌云彻但并不是让他死,现在把他赶走是一样的,就当是自己当初负了他还的人情。如果进忠安份老实就和她一起求富贵。如果他敢闹出来,大不了二人一拍两散,皇后念救命之恩会保着凌云彻,进忠尽可以把自己当初为了争宠怎么答应了他的要求告诉皇上,到时候看皇上是厌恶自己还是更厌恶他。进忠提醒卫嬿婉别忘了她曾在嘉贵妃身边受的凌辱,没有自己她哪来的荣宠。春婵见二人闹僵,立即找打圆场说主子一直念着进忠的好,昨夜只是怕皇上和皇后嘉贵妃彻查下去牵扯出他来,才赶走凌云彻了了此事。进忠这才缓了语气,称他是心疼嬿婉的恩宠来得不容易要她好好珍惜,嬿婉警告他,二人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不要轻举妄动让皇后和李玉知道这事是他做的。李玉答应告退。

容佩给凌云彻送药,带来了皇后送给他的无患子,她转达如懿的话,无患子抗风耐寒,皇后让凌云彻无论身居何地,都要耐得住一时苦心图谋后路,他走的不体面,若想回来必得堂堂正正体体面面的。凌云彻得知如懿还想让他回来,感激涕零。

如懿回宫后次日就来储秀宫看望意欢,意欢称相貌丑陋,羞于见人,江太医回禀如懿,舒妃是孕中长斑,水肿也已经消了,如懿安慰意欢等她生了孩子好好调理慢慢地也就好了。江太医把脉后称舒妃一切安好。意欢欣慰皇子无恙。

太后告诉皇上,舒妃的孩子如果生下来,不如抱到自己身边养,因为舒妃是他举荐给皇上的,自然心疼她。而且孩子还在母腥中舒妃就病歪歪的,如果父子缘薄碍着彼此倒不如放在她身边养,皇上称有太后的悉心照顾是舒妃母子的福分。

皇上出慈宁宫后问李玉,那次他们在杭州行宫与钦天监谈及皇嗣之事并未声张是谁把这事传到了太后的耳朵里,他令李玉去查。卫嬿婉听到说是她那次出来后看见了玫嫔在外等候说要求见皇上,进忠插言说那次玫嫔并未见到皇上,只怕是她听见了什么让炩妃给撞见了,皇上让李玉传话给玫嫔,入夜后到养心殿叙话。李玉传话时,正好被丽心听到。她立即把此事回禀了嘉贵妃,嘉贵妃奇怪上次行宫里太后那么抬举玫嫔也没见皇上搭理她,这次却这么郑重问话,她联想到上次纯贵妃多嘴提起孝贤皇后落水时白蕊姬举止反常,怕皇后说了什么惹皇上怀疑,所以叫来白蕊姬问话,她生怕这事牵扯到自己,气自己一时犹豫留下祸根,下决心这次绝不心慈手软,她拿出一支簪子告诉丽心说是从家里带来的,让她小心行事拿去给白蕊姬的饭菜里添一些。

午膳时,丽心拿着嘉贵妃的那支簪子在饭菜里试毒,并好心要把永和宫的也一并试了,这一幕被海兰和如懿看到,如懿称她们无事献殷勤必有蹊跷,果然丽心趁拿饭菜的太监不注意把簪子里的药粉撒了进去,。

饭菜送到永知宫后,如懿和海兰也赶了过去,在二人的劝说下,白蕊姬用银针又试了一次饭菜但银针并未变色,白蕊姬笑海兰枉做小人了,还指出如懿一定是对嘉贵妃为了后位毁她清誉的事耿耿于怀才如此,她说二人若还不放心她就把饭菜给鹦鹉吃了,待皇后和海兰要出门时,突然吃了米饭的鹦鹉坠下鸟杆身亡,如懿立即令人把饭菜拿去给江于彬查验,白蕊姬也为自己刚才的出言不逊向如懿和海兰道歉。

海兰出永和宫后感叹在宫中生死就是一瞬间的事,玫嫔得宠又失子失宠,如懿称玫嫔一生就那么点快活的日子剩下的便是黯淡,只是她平日也不见与嘉贵妃有来往,嘉贵妃要这般置她于死一定有她们不知道的缘故。

晚上,皇上召玫嫔到养心殿问话,问她可知自己和炩妃同在行宫表演,炩嫔晋了妃位她为何一无所得,白蕊姬称自己是病得久了模样不如从前所以难再入皇上眼,皇上知道她最怨的是和自己的孩子受人所害,说她一生都在为他人做嫁衣,到最后一生怨恨缠身一无所有,皇上气愤太后明着送来了庆嫔和舒妃却暗中早就布了了她,如果不是她露了行藏自己还不会挖她的底细,白蕊姬哭道皇上都知道了,皇上让她起来说话。

嘉贵妃听说了此事心里害怕,丽心安慰她说养心殿一片安静,应该皇上只是问话没别的事,嘉贵妃称她还是不放心,要尽早把白蕊姬料理了才好。

白蕊姬次日借口到药房看自己的药锅,喝斥让煎熬的太监出去换药,趁机在玫嫔的药中做了手脚。

江太医回禀如懿,玫嫔的米饭中被人混入一种粉末,它不是寻常的毒药,用银针试过并无变色,但他给太医院的猫吃了后猫的死状与鹦鹉相同,如懿猜到这多半是启祥宫动的手脚,江太医称白蕊姬是明白人,她想清楚了会告诉如懿嘉贵妃要害她的缘由。他又回禀一事,在皇上出行时,他查了太医院给舒妃开的方子,其中有木通和干遂两味药不妥,这两味药如果用于有肾气不强的人,会有伤肾之效,舒妃久服坐胎药伤了肾气,孕中肾本就损耗服了后便会长斑,如懿怕是有人故意为之。江于彬不好判断,称太医院的人除非早就看到舒妃坐胎药的药方故意加上了那两味药,他还据实禀告如懿,舒妃母体肾气其实关乎胎儿,胎儿身体也不会强健,而且他赶着回京治病时偏在山东患上了腹泻这也事出蹊跷,只是无从查证,但因此耽误了舒妃的最佳诊疗时间,如懿无奈眼下也只能先顾着舒妃腹中的胎儿了。

白蕊姬深夜独坐院中凄凉的弹琵琶,她感叹自己这一辈子都是为他人做嫁衣,现在大限将至,什么都无所谓了,她告诉侍女,谁想要她的命拿去便是了。

庆嫔昨晚喝了药便一直腹痛,纯贵妃赶到后正要让太医院的人去查,白蕊姬赶来自首说事是她干的,只因为不想让庆嫔得宠。太后得知此事后气愤白蕊姬明知道庆嫔是她的人也敢动手,福伽告诉她,皇上要处死玫嫔,而且庆嫔身体受损,再想遇喜是不能了。太后称白蕊姬是毒妇,自己没了孩子,也让庆嫔生不出孩子,她得知玫嫔只认了自己的罪,其他什么都没说,便说皇上处死她挺好,省得自己费心了。

李玉传皇上口谕,让皇后亲眼盯着玫嫔受死,不要走漏任何风声,这时惢心赶到,已按如懿交待在宫外给白蕊姬备下了吉穴和祭礼,而且做了场法事,让她们母子能在地下相聚,如懿听后称这也了了玫嫔的一桩心愿。


如懿传第52集剧情介绍

皇上赐死白蕊姬 十阿哥被送宫外寄养

如懿赶到白蕊姬宫里时,她正盛装端坐弹奏琵琶,如懿问她因何加害庆嫔,白蕊姬告诉她其实这一切都是皇上安排的,自己与庆嫔还有舒妃都是太后的人,她冷笑太后竟在皇上身边安插自己的人,对皇上进行窥探进言献媚,皇上这样做就是让太后吃了亏又不能言说,只能怨自己选错了人,白蕊姬称皇上最恨别人算计他,是她们明知故犯才走到这一步,只是她这辈子唯一对不住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即使她报了仇也见不了孩子的面。如懿问她如何报的仇,白蕊姬称茉心当初求她不成便求到了自己,让她终于知道了是孝贤皇后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她笃信茉心以死告发不会有假。如懿提醒她当时孝贤皇后位居中宫,而且已有嫡子,她和仪嫔的孩子根本不会威胁到她。她不信白蕊姬会一个人害死了皇后和七阿哥,而且如懿已查到是嘉贵妃在白蕊姬的米饭里下了不寻常的毒,她询问白蕊姬嘉贵妃要置她于死地的原因,见她不愿告之实情,如懿提醒她也许有人看着要帮她,实际上是另有所图,利用完她后又想杀她灭口,白蕊姬听后痛哭自己已要死了,才知道可能恨错了人,报错了仇,而她活着的每一天都在思念自己的孩子,只是不知到了地下如何与他相见,如懿见她至死不愿说出内情,告之已替他们母子安了吉穴,等她走后会替她做法事,愿他们母子在地下可以好好团聚,白蕊嫔跪谢如懿为自己所做,她称自己想体体面面地见自己的孩子,如懿示意三宝拿上毒酒,玫嫔接过一饮而尽。

如懿心情沉痛地告诉海兰,可怀白蕊姬一心为孩子报仇,但报得不清不白到死都不知是谁害了她,海兰称金玉妍让人下毒,就算把江太医查到的告诉皇上皇上也不会信,如懿知道金玉妍是玉氏贵女,皇上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严惩,她要好好查查这许多事是不是金玉妍做的。

福伽告诉太后,白蕊姬死后皇上没有追封,只白布一裹就葬了,太后称她不在意这些,现在只盼着舒妃的孩子能早日到自己身边。

李玉向皇上皇后道喜,舒妃顺利产下一位阿哥,皇上表情复杂,如懿知道他是怕钦天监所言父子相克,皇上称知道舒妃盼子心切,但他实在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太后抱着舒妃的孩子爱不释手,赏了舒妃千年子参,并特意赏赐了接生的田姥姥百两银子。

卫嬿婉告诉春婵,舒妃虽然脸上有斑但扑了粉也看不出什么,春婵称她侍寝便不能扑粉,失宠是早晚的。这时田姥姥来见卫嬿婉,卫嬿婉又赏了她银子夸她办事得办,并说她有一女寄养在别人家,连她死去的夫君都不知道,田姥姥称之前的夫君一家人生了怪病,都活不过三十,嬿婉拿上了让太医院给田姥姥开的方子,田姥姥感激不尽,称她这次办的事神不知鬼不觉。虽然十阿哥是生出来了,但很难养大,她接生过很多孩子,这一点可以确信,卫嬿婉听后非常满意。

果然皇上很快听到太医回禀,十阿哥夜夜盗汗,每到深夜便身体发热,这是胎里带来的症候,因舒妃肾气衰弱,便连累了十阿哥,皇上又想起了钦天监说的话担心是自己妨着十阿哥了,如懿安慰皇上不能全信钦天监的话,太医好好照顾十阿哥会好起来的。进忠趁机进言说皇上近段时日身体确实常感倦怠不似从前了,如懿喝止他说皇上只是累着了,令江于彬给皇上好好调养。

卫嬿婉深夜看望皇上,称得知皇上龙体欠安后自己想起钦天临的话心里就不安,她提到皇上若把孩子送到太后膝下抚养,那今后孩子便只听太后的话,也印证了钦天监的话父子无缘了。皇上听后决定把孩子送到咸亲王府里养育,舒妃哭泣不舍,太后开始也不同意,皇上解释把孩子送到宫外是为求身体康健,也是为太后和舒嫔身体着想。皇上称钦天监说父子无缘,因此十阿哥身体孱弱,他给十阿哥起名纳福,答应等长到大些再抱回来也解了天像之说,太后和舒妃见皇上心意已决只好同意。皇上起身时突然觉得眩晕,太后令舒妃扶皇上回宫。皇上走后,太后告诉福伽,没想到十阿哥身体如此单薄,送出宫了也好,如果自己将他留在身边养,出了差池舒妃会怨恨她的。

皇上忧心黄河决堤冲了良田,下令高斌官复原职督办这件事。意欢已好久没看到皇上了,她整日思念儿子郁郁寡欢,她求如懿让自己和孩子见上一面,如懿为难皇上有旨,只能逢年过节时才能让咸亲王把十阿哥抱到宫里,意欢叹息她往后的时日只能靠看着皇上的御诗打发时光了。

容佩不明白意欢对皇上一片痴心,为何皇上一直没再招幸她,如懿称皇上知道十阿哥的肾虚是从母体带来的,而舒妃却是因为那些坐胎药导致肾虚,所以皇上心里愧疚,再加上钦天监所言也就不见她了。

皇上深夜梦魇见到了先帝,他担心自己近日总觉疲倦是否和十阿哥和自己彼此相克的天像之说有关,正好现在十阿哥身体虚乏,自己也总莫名疲倦,如懿安慰皇上只是近日太累了而已,皇上担心自己已经老了,问如懿会不会一直陪伴他,如懿笑称会一直陪伴皇上到老。

如懿次日特意问李玉皇上近日的饮食和起居情况,李玉回禀一切正常,只是皇上近日喜食鹿肉,如懿回宫时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适,但她并未在意。

众嫔妃向如懿请安,如懿提醒大家初一到安华殿祝祷,都不要误了吉时,众人一起为皇上和十阿哥的身体康健祈福,也会在玫嫔身后为她办一场法事。庆嫔称玫嫔心思歹毒不配这些,如懿劝解这也不是玫嫔的本意,让大家看在一起在宫里侍候皇上的情分上原谅她的无心之失。嘉贵妃说起听说玫嫔临死前说了很多真心话,嘉贵妃面露紧张,如懿告诉众人,玫嫔临终前说她因丧子之痛失了心性,宫里的孩子都命苦,二阿哥七阿哥也不知道是着了谁的手死的冤枉。如懿称七阿哥侍候的人一向谨慎,乳母也未出宫,偏就他得了痘疫,嘉贵妃称生痘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如懿说已获知茉心临终时得了痘疫死了,但玫嫔没事,反而是乳母和七阿哥生了痘疫也是奇怪,嘉贵妃不屑地说是她自己福薄罢了,卫婉嬿向嘉贵妃发难,称她这样说等同于说孝贤皇后和七阿哥福薄,众嫔妃众口一词地说嘉贵妃这样说就是对先皇后和七阿哥的大不敬,她们一起恳请皇后对嘉贵妃示惩戒,以正宫规,如懿下令嘉贵妃画制百条经幡,送云胜水皇陵赎罪,在此之前不能出启祥宫。嘉贵妃哭闹着要让皇上给自己作主,如懿警告她自己会给皇上回禀,看皇上怎么处罚她,嘉贵妃悻悻离去。

皇上得知此事后称嘉贵妃言语失当,如懿惩戒适当,但他认为嘉贵妃曾与孝贤皇后交好,玫嫔所言并不能认定孝贤皇后就是嘉贵妃谋害的,如懿提出玫嫔的鹦鹉也是嘉贵妃毒死的,还有永璜临终前也提到了嘉贵妃,所以她不能不疑心,皇上称如懿只有疑心没有证据他是不能动嘉贵妃的,如懿知道皇上是为了玉氏考虑,问他若真有一日嘉贵妃被证实犯了滔天大罪皇上会如何,皇上称届时他绝不会再姑息,他已令嘉贵妃画经幡后让她刺血祝祷以表忏悔。

嘉贵妃虽然奉命在经幡上刺血祝祷,但其实心里并无忏悔之意。


如懿传第53集剧情介绍

卫嬿婉让皇上进鹿血受罚 如懿惩戒嬿婉查出有孕

皇上审阅奏折看得头晕眼花,李玉赶紧奉上了安神茶。为皇上缓解疲劳。

如懿翻看内务府的记录,发现皇上最近封了好多答应常在,招幸的次数也比从前多了,她希望皇上能保重龙体。容佩告诉如懿她今天在宫里碰到了江太医,得知惢心有嘉了,但胎气不稳,所以江太医恳求出宫照料,如懿准江太医请求,让他好好照顾惢心,不用急着回宫当差。这时纯贵妃来请安,她告诉如懿,皇上最近精神不济,半夜气喘身子发虚,接连喝了太医院开的补药也无济于事,她十分担心,如懿称她会劝皇上保重龙体。

江太医给皇上把脉后称皇上身体一切如常,但皇上觉得精神大不如从前,吃了江于彬开的补益强身的药一点功效都没有,他责怪江于彬办事不得力。江于彬解释他用药不敢过猛,怕对龙体有损伤,皇上的身体得慢慢进补。皇上愠怒,称先帝在时曾用鹿血兑酒服用,江于彬称鹿血确实可以大补虚损,强精益血,但因药性太猛,与圣体不合,所以他不敢用,皇上只好作罢,嘱他再取些好药,如果再无功效,他也不用再留在太医院了。二人的对话被躲在暗处的进忠偷偷听到记在了心里。

进忠立即把这件事悄悄地给卫嬿婉说了,他明知鹿血酒功效太猛,皇上服用会虚不受补损伤龙体,仍怂恿卫嬿婉想办法给皇上服用,因为在她没有子嗣之前,固宠是第一重要的。

进忠依计而行,在皇上看奏折疲倦时适时递上了牛乳茶,称是炩妃亲手做的,还说炩妃还准备了鹿血酒,如果送来让皇上一起服用效用更好,他告诉皇上,炩妃是盛京人,祖先进关前逢年过节都喝这个,所以她会调制,进忠建议皇上到永寿宫去尝尝。

嘉贵妃正在宫中画经幡,突觉恶心难耐,丽心细算日子后,嘉贵妃惊喜她又有喜了,她称自己正愁解不了这困局,这下好了,但怕太早禀告皇上没有精力应对皇后损了龙胎,便打算让腹中胎儿再大些再告诉皇上。

如懿在院中听到几位大臣议论说,皇上最近精力不济,总是困倦难当,偶尔还弥漫着酒气。容佩告诉如懿,皇上私底下给江太医要鹿血不得,后来她发现永寿宫的人每日都到鹿苑割了新鲜鹿血,如懿猜测一定是皇上在江太医那索要不得,另外有人用鹿血酒讨好了皇上,她得知后皇上此刻就在永寿宫,立即赶去。

卫嬿婉正和皇上在寝宫饮酒,听到如懿过来吓得心惊胆战,她恳求皇上为她撑腰,皇上却以身体疲倦为由让她自己去应对。卫嬿婉心虚地跪在院中,回禀皇上酒醉还在沉睡,如懿质问是否她让皇上喝了鹿血酒,卫嬿婉谎称是皇上自己要喝她劝不住,如懿斥责她若劝不住可以告诉自己和太后,她一味纵着皇上的性子是肆意隐瞒居心不良,卫嬿婉却让如懿顾着皇上的颜面先回宫歇息。如懿指责永寿宫人看着皇上醉酒伤身倦于朝政却不思劝诫,反而献媚讨好,是犯下了媚惑主上的的罪责,永寿宫人听闻立即跪地认错。这时皇上闻声出来,称自己只是饮了些酒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懿称自己侍候皇上多年从未见皇上白日酿酒,是嫔妃们求一时之效,让皇上服了鹿血酒,而鹿血的性子过热,皇上又是体虚的时候,她担心皇上虚不受补伤了龙体,皇上敷衍道他明白皇后的心意,此事到此了结。他下令众人各自回宫,却发现永寿宫的人依然跪在原地,如懿称他们是知道自己知错了所以跪地不起,皇上不要轻纵了她们,皇上认为如懿不依不饶,所以众人才畏惧她。容佩打圆场说三宝拿了醒酒饮,请皇上趁热喝了,皇上却说他不想喝,如懿端着汤走上台阶执意要皇上喝下,皇上一时气恼伸手将汤打翻在地,害得如懿差点跌倒,他下令如懿回自己宫里冷静想想有什么错处,让炩妃陪他进宫休息。如懿反驳皇上封自己为皇后她直言进谏没有过错,如果皇上怪罪,她甘愿跪下领罚,皇上气她不知进退,自顾和卫嬿婉进了寝宫。容佩心疼如懿何苦难为自己,如懿称自己的夫君伤了身体,她当然要劝,即使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也不例外。寝宫里,皇上气愤如懿仗着皇后的身份来要挟自己,他生气太后干涉自己,连如懿现在也生了这样的脾气。

如懿跪了一段时间后,突觉头晕目眩晕倒在地,皇上闻声赶来,非常着急,和诸人急忙将她扶回宫中。皇上看着如懿昏迷不醒心急如焚,李玉见状心里欢喜,如懿醒了后,皇上欣喜地告诉她已经有喜了,如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会有孩子,直到江于彬亲口证实,她才喜极而泣。皇上交待江于彬全权照顾如懿的龙胎。

等众人散后,皇上立即为今天的事向如懿道歉,解释自己不是贪饮不顾朝政之人,喝鹿血酒就是为了近日觉得身乏体虚想强壮身体,认为这样就可以解了钦天监说的与十阿哥相克之说,如懿称皇上太在意天像之说,他正值壮年好好保养就会好的,皇上告诉她,先帝就是正值壮年的时候骤然离世的,他最近常梦到阿玛,一想起来就心惊。如懿安慰他,先帝是急于求成才误食了仙丹,凡是立刻见效的东西最伤人根本,皇上称如懿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安心养胎给自己生一个皇子。他承认炩妃邀宠媚上做错了,答应如懿,从今日到他们的孩子满月,把她们的绿头牌都给撤了,不许她们侍寝,如懿笑称皇上爱惜自己的身子就是对自己最好的考量。

嘉贵妃听说这件事后恨得咬牙切齿,称她当年心软没有处死卫嬿婉是自己无用,现在又让皇后遇了喜,她立即让丽心转告皇上,她怀着身孕,请求安胎养护。

卫嬿婉在皇上辇轿经过时,跪求皇上原谅自己,皇上不予理会,自顾离去。

如懿一天内问了容佩无数次她就这么有了,不喝坐胎药就这么顺利有喜了,她简直不敢相信,容佩高兴如懿有了孩子,和皇上便也解开了心结。如懿希望皇上明白生老病死是人生规律,与父子相克的之说并没有干系。

皇上去奉先殿祭告列祖列宗,他已有了嫡子,虽然近日对生老病死畏惧起来,但以后会珍重身体,不再胡为。这时李玉来报,嘉贵妃已遇喜三个月,请求停了经幡安心养胎,皇上允准。

嘉贵妃来向皇上皇后请安,皇后如懿告诉她不用再做经幡安心养胎,皇上让她记着皇后的宽恕之心。

太后听说皇后遇嘉也是非常高兴,劝皇上下次不要再闹出永寿宫的事了。她称皇家以子嗣为重,侍候的人还是要沉稳些的好。现在后宫皇后有孕,纯妃等人年纪大了,炩妃等又有责罚在身,偌大的后宫竟没几个能侍候皇上的人了,皇上称内务府和各官府常有进献女子,但他都把这些人扔在了圆明圆并不想临幸,太后称这些女子动机多半不纯,没准还会招个眼线进来,皇上认同。太后提议皇上登基后不曾选秀,为充实后宫现在该选秀了,皇上称这事不必太后费心,他让内务府操办就行了,说完起身告辞。太后生气皇上和自己竟疏远到这个份上,禁不住潸然泪下,福伽劝说皇上疑心重,不如太后放手颐养天年。

皇上交待李玉,选秀的事交于内务府和户部全权操办,不许任何人作插手,选中的人家世和来历都要查仔细。

海兰和意欢来看如懿,海兰真心为姐姐高兴。称她太在意皇上和夫妻,才生了永寿宫的事,好在该罚的也都罚了。海兰奉上了亲手给姐姐孩子做的小衣服,说她每年做一件,想着就这样做着做着指不定哪一年姐姐就有了,现在果真如愿了。

江于彬给皇上把脉后称皇上身体强健无需再进补,只需慢慢调养,有人心急拿了大热之物给皇上进补,是图一时之效,皇上的身体只要静养几日就无恙了。皇上感叹人人都是花团锦簇的热闹,唯有皇后是让人清醒的冰雪。江于彬还回禀,咸亲王福晋照顾十阿哥细致,十阿哥哥的身体也慢慢好起来了,皇上下令江于彬日后要多去咸亲王府调养十阿哥的身体。

卫嬿婉气愤自己受了责罚后内务府也怠慢了,而且额娘和佐禄偏在这个时候伸手要银子,不知道她在宫里办哪件事都得要花银子。春婵建议她找进忠想想办法。

福伽告诉太后,她相中的几位格格,在选秀的前二轮就被筛下去了,皇上下旨,权臣之女和历朝为官之女、还有地位过低的都不选,太后知道这是皇上防着她们。福伽说,明日是殿选的日子,皇后有孕,皇上请太后一起去选,太后生气皇上打着她六十大寿的名头选秀,又不让她过问,不如皇上自己拿主意算了。


如懿传第54集剧情介绍

如懿生下谪子 嘉贵妃怂恿永珹夺谪

选秀结束,皇上选中了恪贵人,恭常在和禧常在三位新人。三人给皇后请安时,炩妃请恪贵人喝龙井,却不知她出自蒙古,只习惯喝奶茶,嘉贵妃趁机挖苦炩妃只对皇上细心。恪贵人对皇后布置的咸福宫很满意,说有家乡的风味,让她深觉亲切。

太后听福伽说三位新人都是安份的人,猜到皇上是厌倦了宫里的尔虞我诈,所以才挑了这些心性的人。她称皇上虽心里和她疏远,但表面却做得非常周到,还给她尊了个薇号:康惠敦和,太后对这个尊号很满意。

入冬,皇宫里白雪皑皑,皇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恪贵人在院子里堆雪人,这时卫嬿婉不识趣地拿着两只野鸡敲开咸福宫的门称她也来凑热闹,恪贵人明白告诉她,热闹不是谁都能凑得上的,皇上在自己这里好好的,不会再喝鹿血酒,她让卫嬿婉把野鸡拿回去,令人关了宫门。卫嬿婉气得七窍生烟,说所有的人都看不起她,这时她看到嘉贵妃快生了宫里人正在给她找接生的姥姥,而且听春婵说皇上也准了承恩公夫人进宫陪产皇后,更是生气就自己没人疼。

皇上问江太医,皇后怀的是男胎还是女胎,江太医称脉像忽强忽弱不太好判定,皇上亲自去看望皇后,他贴着如懿的肚子,盼着能是位阿哥,如懿却称她希望是位公主。

嬿婉又找到给舒妃接生的接生姥姥,重金赏赐。嬿婉询问此次皇后的孕像如何,接生姥姥不敢多言,嬿婉也只能让接生姥姥好生伺候。春婵不解卫嬿婉本来银子就不多,连母家都没给,为何给了不办事的田姥姥,卫嬿婉称田姥姥她们要好好笼络,迟早会用得上。

如懿问江太医自己这一胎是男胎还是女胎,江太医谨慎答道皇上会心想事成。如懿称她不想让皇上高兴得太早,更不想让旁人不高兴地太早。江太医说旁人想知道只能通过皇后的饮食判断,如懿会意,下令让四川厨子每日上些新鲜寡辣的菜。

次日,如懿正在吃午膳,嘉贵妃差丽心拿来了酸杏干,如懿称她现在就对酸的没胃口,丽心欣喜,立即回去禀告了嘉贵妃,嘉贵妃由此猜到皇后怀得的公主。她告诉永珹,三阿哥永璋是个废物,就永珹最年长,如果皇后生了嫡子,他就没指望了。她要永珹记住现在皇上对他们好都是依仗玉氏王爷。

嘉贵妃生了十一阿哥永瑆。丽心告诉她,给皇后送的衣物不是红的就是紫的,皇后怀的一定是个公主。

宫里为如懿生产做了充足的准备,如懿挑选了田姥姥为她接生,她白天在众人面前装作只吃辣的,让他们都误以为她怀的是女孩,到了晚上容佩悄悄地给她弄些酸的来吃,如懿称宫里的孩子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得小心谨慎些,如果是位阿哥自然好,若是位公主宫里已经传着了,皇上也不会太失望。

如懿临产,皇上在奉先殿日夜为她祈福,祈求如懿能为他生下一位出色的谪子。但如懿难产,一天一夜胎儿还未落地,海兰日夜守在她床边,太后也心急地赶了过来在暖阁守着。终于,李玉急急地跑过来眼里含泪回禀皇上,皇后娘娘生了,是个阿哥!皇上听闻百感交集潸然泪下。

另一边的嘉贵妃却气得咬牙切齿,说皇后明明是个阿哥却骗自己是个公主,她气得哭着对永珹说自己无能,皇上以后心里不会再有他了。永珹却安慰她,自己比十二阿哥大了十几岁,而且皇阿玛一直对他赞赏有加的,嘉贵妃转悲为嘉,问永珹是否愿意赌上性命一皇,永珹称他定不辜负额娘的期望。

皇上为他和如懿的十二阿哥取名永璂,他高兴地称这是自己唯一的嫡子,可继承大统,并允许如懿将永璂留在身边养着。

三阿哥永璋、五阿哥永琪和四阿哥永珹一起练习箭术,永璋练了一会就走了,永琪夸赞永珹近期苦练射术和箭术,永珹称皇阿玛今秋让他们陪着一起到木兰秋狩,所以他要加紧练习。

嘉贵妃不满皇上狩猎还要带着产后的皇后,皇上称八月份去木兰围场,皇后身体应该无妨,他问嘉贵妃,永珹练得怎么样了,他到时候要试试他的身手,称永璋不争气,他一直把永珹当第一个长子培养,嘉贵妃急忙说永珹知道自己的责任,不会让皇上失望。

永琪晚上在院中蒙着眼睛苦练箭术,海兰心疼儿子,称幸亏他们的宫里偏僻,永琪练箭无人知道,才练出了闭目射箭的本事,海兰叮嘱儿子别在人前显出本领,要韬光养晦,待时机成熟再一鸣惊人。永琪询问额娘,皇阿玛有了十二阿哥会不会不喜欢自己了,海兰让儿子记住他们有今日全是靠皇后抚育,让永琪记得皇后的恩泽。永琪告诉额娘,永珹近日日常练习骑射,从没见他如此用心,海兰告诉儿子他这样做是想在狩猎时一举得到皇阿玛的欢心,她交待永琪待到那日,他要时时待在四阿哥的身边。

皇上和如懿等人来到了木兰围场,如懿告诉海兰,凌云彻到木兰围场已经两年了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海兰安慰她也许碰到他。恪贵人马骑得很好,她陪皇上一起骑马,皇上不满意猎场里只有野兔,侍从回禀近处有野马怕惊扰圣驾,皇上下令放些野兽进来。

凌云彻牵的马惊到了嘉贵妃,被永珹责打,如懿看到喝斥他住手,嘉贵妃称凌云彻当日觊觎了他,如懿说皇上也罚过,嘉贵妃不能在皇上的仁慈外乱动刑责,嘉贵妃讪讪离去。如懿轻轻扶起凌云彻,亲切地问他这两年过得怎么样,凌云彻称他每天只是喂喂马洗洗马圈。之前挨打受罚都不要紧,只是被冤枉得赶出来心里不好受,但他记得皇后的话,一定要堂堂正正地回去,如懿欣慰,称这样他的鞭子便没有白挨,凌云彻谢皇后知遇之恩。


如懿传》回复关键词:如懿传

延禧攻略》回复关键词:延禧攻略

天盛长歌》回复关键词:天盛长歌

甜蜜暴击》回复关键词:甜蜜暴击

一千零一夜回复关键词:一千零一夜

《扶摇》回复关键词:扶摇

如果爱》回复关键词:一千零一夜

查看本剧更全剧情介绍

Copyright © 全国电影电视剧推荐交流组@2017